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文化教育

东屏听水

2014-08-20 09:13:32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王基高

  清洌明净的桐溪是条生生不息的溪流,在东屏村边绵延流淌了千年,她从大山深处奔流而来,流向未来生生不息的远方。也许,在他人眼里,她并不是最美的。但是我说,最鲜艳的景色都是大张旗鼓的,她却是不动声色的;最艳丽的景色都是轰轰烈烈的,她却是欲语还休的。朴实如初,安静如初。桐溪很内向,但绝不小气。她没有惊世骇俗的名头,也没有名山大川的气势,她窈窕俊秀,多情大方;她柔美轻灵,具有流畅的曲线,动感的音律,更像是一位婷婷袅袅的女子。在东屏,她亮开嗓门,唱起干净绝美的山歌。这天籁之音,是世间罕见的音乐。桐溪的两岸,树木葱茏,直指苍茫的天空,仿佛要把浓得化不开的蓝天举起来,又仿佛要把它抛出去,摔成影子。两只白鹭,飞过去,复又飞了回来,鹭鸟掠过水面,一低头,啄碎了静静的水面,金灿灿的涟漪由近及远,像梦幻般滑行、扩散开来。哗哗的流水声,清亮、空灵,宋词一般清纯。仿佛看得到一滴露珠自修长的苇叶、亭亭的荷叶、青翠的柳叶上,“嗒”地一声,落进了水中。阳光斜斜地照着大地上的一切,也映照着桐溪的溪水。

  我喜欢水,因为它养育生灵万物,滋养文明。曾经,每每与江湖相对、在江边彳亍、在湖畔漫步,我总能被水流动的喧哗或淡泊的静默所深深感染,在水所营造的意境、所传递的韵律里沉醉。与生活中其他物质相比,水和我们的生活关联最密切。六七年前,因了亲水的缘故,我与桐溪不期而遇,后来我干脆把家安在了东屏,在溪边建造了可以凭栏临溪的房屋,山幽水静,恬淡温婉,晚上伴着虫鸣鸟叫酣酣入睡,早上伴着日出自然醒来。我长久地对她凝眸,便生出了一些对生命诗性的思索,也有了用文字书写生活的欲望。红尘离我渐渐遥远,只是守着一溪的水,一天的蓝,轻轻等候流水高山美好的相逢。清晨,鸟儿在林中啁啾欢唱,歌喉清脆婉转,和着农家的鸡鸣,凝就一曲优美怡人的山间晨曲,把村庄唤醒;夜晚,天上的月儿睡着了,星星探头探脑,山风四起,没有海水的咸味儿,没有湖水的腥味,只有穿越山涧丛林的溪水所独有的野草气息,清甜可口,直沁心脾。就像一个朝圣者,桐溪的水带给我的不仅仅是一片风景,而是一个家园,一个心灵憩息的家园。

  春天的桐溪百花齐放,是最艳丽的,红男绿女们同各种花卉争奇斗艳,等不及冬天退去那厚厚的包裹,在万物复苏的季节迫不及待地绽放着色彩,欣欣然地荡漾在醉人的春色里。春天的桐溪,就像一串畅快的呼吸,溪岸小花初绽,不知名的鸟儿落在哪儿,那儿的生机就增了一分。当水面微波初起,春天的脚步已然来到,正如那些谈情的人儿略带的娇羞,远方的人儿回乡的喜悦,跳动的心连着溪水泛起的水花。其实,春天真正的秘密是在水里,在小鱼儿画出的层层涟漪里。春天的水柔和清澈,像是没有一点心机的的孩童,而这个孩童是调皮的,她喜欢跑,喜欢跳,喜欢做各种有趣的游戏。的确,在温暖的春天里,谁也没有继续安静下去的实力。春天的溪水里有发芽的水草,有游动的鱼虾,水面有嬉戏的鹅鸭和各种开心鸣叫的水鸟,是它们让每一朵浪花都春意盎然,可惜,春天不是游泳的好时机,要不然跳入春水之中畅游,把自己当成小鱼或水鸟,和水中生灵们一起嬉戏,体验一把它们的喜悦,该是多么难得的事情。但即使不下水,我们也能从春风吹拂的涟漪里,读出它们的心思,读出春天的秘密,那就是层出不穷的一个个圆满的心愿。

  夏天的时候,桐溪似一面明镜,选一段清净的溪水,光了膀子,毫不在意地露出大腹便便的肚皮儿来,跳入水中畅游,游累了,立于水中,石斑鱼会调皮地啄你的脚后跟,痒痒的,止不住就笑了出来,而溪底的光景竟一览眼中,那些五色的卵石,是我沉淀在心底已久的得失。让我打捞起看看曾经的记忆,看看真实的自己。浮云再艳,终也不过是溪中一影,如那些浮萍飘摇在水面上随风不定,倒是溪水深深,真正沉淀下来的记忆值得回味。林间的知了不知疲倦地歌唱着属于一整个夏的草根故事,季风阵阵的凉意驱散并融化了炎炎暑气,它从深潭处绵延而至,让我们在这本该狂躁的季节变得平和安静。溪边软泥上的青荇不语,自有杨柳依依,水鸟喋呷。

  秋天的桐溪,让人看到了一幅人生正走向安静的水彩画。静谧的画面感,少了春天溪面上的烟雨蒙蒙和冬天溪岸边湿漉漉的质感,也没有了夏天的躁动和激越,季节更替竟在交臂之间。秋天的桐溪,是一条缎带。当我带着人生的感悟步入秋天,林中树开始变换颜色,一树树的绿渐变成鹅黄,渐变成丹红,渐变成金丝雀的翅膀,一直绵延到天边;溪中的倒影相应渐变着,铺展在溪水中,仿佛一条绚烂多彩、柔滑舒展的绸缎。可是,秋在一夜之间又将树叶的生命完全与树干阻隔了,树叶纷纷飘落至大地寻求温暖的怀抱,凋零的树干孤零零的,让人看到它有一种失了遮蔽与依靠的悲凉。可见,秋季最是多姿,也最是多情,这边是淡淡的愁思感伤,那边是点点的悠远回味。北雁南归,鱼类洄游,而溪面则换上了丰富的颜色,那是生活百态,那是五味杂陈。秋风初起的时候,代表我的灵动雀跃;落叶飘零的时候,代表我的深深怀念。远处的叶儿落入溪中,静了自己,动了溪水,一静一动中转换的是一念间的思绪心境,正如那些远行的旅人,在缎带般的漫漫长路上留下或歇或行的背影,行囊里装满旅思。

  我最喜欢是冬季雪后的桐溪,雪后的桐溪有一种纯粹感,她就像诗人王维笔下的水墨画,有着一种道和禅的留白,溪面上空,溪岸上也空;天地冷,溪岸上更冷。被冰雪覆盖后的桐溪,踩在上面似乎是通过冰雪与大地的灵魂产生一种禅意的共鸣。冬天的桐溪虽也有一些不落叶的树木,可雪后的桐溪仍是冷色,平淡悠远的本色,此刻,有着最朴素最无需人为修饰的美丽,它远远超过了那些绚丽的色彩带给我的感动,让我有一种可以触摸世界的真实感受。冬天的桐溪若一株睡莲,桐溪的冬天依然会结冰,可是不似天山冰原,不若长白终雪,桐溪的沉寂不代表着永恒的冻结,我们依然可以破冰探望溪中的生命,它们在溪水里缓缓游动、积蓄能量,待到来年春天的时候,它们又会变成什么模样,我猜不透,它们的未来引人无限的遐想。冰封的溪面封存的是我的浮躁和冲动,贮存的是我的素朴和纯真。我的本真像是睡莲的根茎,就让它冬眠会儿吧,溪面的积雪可作柔软的枕套,溪底的淤泥可作有机的养料,待到来年破冰而出的那一刻,它该是多么的清新而脱俗啊!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相关阅读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