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婺城周末
在60多年的时间里,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和历史沧桑

金华老火车站,历史发展的一个缩影

2014-09-12 09:46:08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记者 郦莎 文/摄
沿着婺江之畔一路向西,右转,依稀可以看到一座砖木结构的二层建筑矗立在纷繁凌乱的仓库中。这座以毛石为基础,始建于1931年的老火车站,半个多世纪以来,一度成为金华的标志,承载了一座城市走向现代化的辉煌历程。而如今,人们只能举目眺望飞扬的屋檐,才能感受到一点当年的辉煌。   如果说城市是家,火车站就是这个家的门面———既迎来送往又见证历史。作为这个城市曾经的交通枢纽,金华老火车站见证了太多的悲欢离合和历史沧桑。这些记忆有些已经随着时间的变迁而流逝,有的却历久弥新,留存在一方人的心里。虽然老火车站已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却有太多的故事,值得人们回味。

  车站当年的盛况

  1958年,隶属于京沪杭甬铁路管理局的金华站正式更名为金华中心站,同年5月1日,出生于宁波的徐荣庭从上海铁路局调派来到金华,担任中心站技术员。当时铁路系统分支颇杂,铁道部下属的分局和中心站数目繁多,但都遵循“大站管小站”的原则,分工合作。

  金华站更名为金华中心站后,除了负责金华本地站点的运营之外,还要担负起杭州至江西交界各线路站点的客运、货运工作,它是浙西南地区物流、人流的主要中转站,温州、台州、丽水等地的人们走向全国、走向世界,很多是从金华老火车站开始的。金华中心站因此一跃成为浙赣铁路上的区段站,在浙中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起了重要的门户作用。

  “只要你想出去,必定要经过金华。”回忆起当时的盛况,今年95岁的徐荣庭眼里依旧闪着兴奋的光,似乎已经听到了蒸汽火车轰鸣作响的声音。据他介绍,虽然车站当时始发车只有金华至上海、南昌两辆,但由于是区段站的关系,火车的机车、机头都需要在此更换,而且相比其他站点而言,金华属于大站,停靠时间较久,所以很多旅客都会选择在这里买票上车。

  两条绵长曲折的铁轨,给还未开发的金华带来了巨大的变革,越来越多的人涌入金华,带回新鲜资讯,又带着金华的乡情离开,无形中推动着这个城市的经济发展。金华中心站也两次扩建,加盖了新的候车室,从原来的一层平房增加至两层,成为当时金华的地标性建筑。

  蒸汽火车的年代

  上世纪60年代,不停的震颤以及哧哧喷出的白色蒸汽使得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起来,在广播提醒下,烟雾袅袅中随处可见拿着卡片式车票,扛着大包小包的旅客走上车厢,这是老火车站每天都要上演的剧情,他们登上的火车,叫蒸汽火车。

  蒸汽火车的外观和功用与如今的火车相差不远,但是它是世界上第一代的火车,是利用煤为动力,蒸汽机为核心的最初级最古老的火车。煤烧水,水成汽,汽推动活塞,火车运行,原理说不上难,但做起来,实属不易。

  一辆蒸汽火车顺利运行,需要一名司机、一名副司机、两名司炉协同合作。司机坐在驾驶座上,却看不到前面路上的情况。作为司机的眼睛,副司机一年四季不论寒暑风雨,都要将头探出窗外,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为司机来“导航”。作为整个火车的心脏,锅炉烧的好坏决定着火车的动力。司炉师傅在火车运行过程中,需要不间断地给锅炉送煤,“一铁锹就是20斤,扔多扔少都不行,因为火车有严格的速度规定。”夏天,天气炎热,司炉师傅往脖子横挂一条毛巾擦汗,守着炉边的高温继续工作;冬天,温度上不去,火车时常在半路“熄火”,他们就要不停地补救…

  不过,随着科技的革新,金华火车站的火车几经改版,已从最初的木板车身,逐渐变为铁皮、钢板,速度也得到了大幅度提升。除此之外,车票方面,也从最初利用戳子打印的卡片式车票,变为真空机打印的针孔车票(即日期用针孔显示),为车站的工作人员和旅客提供了便利。

  与火车赛跑的调车员

  在老火车站退休职工中,有一个特殊的人群,他们或失去双腿,或失去手臂,他们身体残缺不全、年迈不堪,谁也不曾想到,曾经,他们是一群与火车赛跑的调车员。

  在老火车站,每当看到一趟趟呼啸而过的火车,总有几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会迎风而跑,飞跃而起,一边利索地爬到两节车厢的节点挂上或解开挂钩,一边跑到控制室拉下手刹,动作流利,一气呵成,他们就是火车调车员。

  调车员,是从事一种极为特殊工种的工作人员。他们每天的工作,就是随着火车在各个作业点之间运送各种物资。由于工作需要,在作业的过程中,他们要频繁地从行进的火车上跳下来,扳动无人看守的道岔、指挥火车司机为车列对位、摘挂解编火车车辆。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调车连接员大多是一些身手敏捷的小伙子。他们干起活来,身手十分矫捷。火车在开着时,“挂”在车厢上的调车连接员稍稍后仰一下身子,便轻盈地从车厢边跳下来,而几乎是在脚落地的那一时刻,他们的身体就已经在地上稳住了,没有一点的踉跄。他们那从容不迫、灵活敏捷的身姿,像极一个技艺高超的演员在熟练地表演高难动作。在一处现场干完活之后,他们跟着火车只是紧走几步,便“嗖”的一下跃上了车辆,手抓扶栏,脚踩铁梯,把自己的身体稳稳当当地“贴”在了车厢边上,随着火车又风驰电掣地奔向下一个作业现场。

  “一般大站都有自己的调车员,因为货流量比较大,小站的话就由站长自己代替。”看似轻盈地工作,实际操作起来可谓危机四伏。只要稍有不慎,挂在外面的调车员就可能从车上掉下来,轻则残疾,重则死亡。在金华老火车站,调车员可谓离“死神”最近的工作。

  独特的“铁路精神”

  1996年1月,随着客运业务移到新建的金华火车西站,金华老火车站正式退出了历史的舞台。原本热热闹闹的老火车站变得冷冷清清。站房、行李托运房现已成为金华站粮食货场,房子内堆满了面粉等杂物。地下通道口已经堵掉,通往二、三号站台的天桥已经拆除,唯有站台雨棚上的大喇叭和地道口的列车指示牌,仍“述说”着昨天的历史。

  从老火车站退下来的工人,依旧居住在原先靠近老火车站的铁路职工宿舍,他们大都上了年岁,闲暇的时候,会步履蹒跚地走到锈迹斑斑的铁轨上,嗅一嗅当年的味道。

  前几年,经常会有白龙桥的私营老板慕名前来,希望找到身体依旧健朗的退休铁路工帮他们守仓库,理由很简单:“老铁路”责任心强,时间观念强,交给他们才放心。这个答案不禁让所有“老铁路”自豪地伸长了被岁月压弯的脖子。徐荣庭说,以前人们都笑称铁路工人远看像逃荒的,近看像要饭的,是最苦的职业。可正是因为这份苦,他们才更懂得珍惜来之不易的生活,才会拥有那一代铁路工人独有的铁路精神,这些,是时代变迁无法带走的。

  说这话的时候,徐荣庭眯起眼睛笑了。仿佛又回到了70多年前的某个上午,变成那个拿着铁道部不及格卷子的小伙子,站在考官的面前,义无反顾地喊着:“虽然我什么都不会,但我能吃苦!只要让我来你们这上班,什么苦我都能吃!”“好,那你就来试试吧……”

  老火车站“简历”

  金华老火车站是浙赣铁路上的一等区段站,站场由客运设施、货运设施和编组设施三部分组成,车站占地面积约3135平方米、二层,始建于1931年,1932年2月15日正式通车开站。当时杭江铁路(后称浙赣铁路)的通车典礼就在金华站举行。

  1941年1月至5月,火车站遭受了日本侵略者的多次轰炸,站长室、货房和7条站线被毁。1942金华沦陷后,侵华日军为了军列和运送武义的砩矿石,修复了线路和车站,1944年下半年后又开始拆线路和车站。1947年4月,金华站修复重新通车。

  解放后,车站几经重修,再度通车。在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老火车站作为浙中交通枢纽的重要组成部分,为金华乃至浙中南地区经济社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可以说,金华老火车站是金华发展历史浓缩的一个载体。

  1996年1月,客运业务移到新建的金华火车西站;1997年4月,金华东站承担了该站的列车编解任务;1999年12月,车站东西两端老线拆除后,老站成为一个单纯的货场,主要功能转为金华火车站部分货物装卸、机动机车车厢存放和机车掉头及维修保养之用,原来的候车室、售票处对外出租。

  老火车站是浙赣铁路浙江省境内目前唯一保存较为完整的车站,是重要的近现代工业遗产。金华老车站站房、站台、铁轨、信号系统、铁路机车等整体格局至今基本保持原状,这在全国也为数不多。目前浙赣线上较大的老火车站如杭州站、嘉兴站等已基本拆除。

责任编辑:潘登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相关阅读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