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一方青砖“雕”乾坤

——陈金荣坚守传承砖雕技艺
2017-10-26 09:10:26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记者 苏晓婕

  刀锋与青砖相触,迸出或笔直、或婉约的线条。砖屑纷飞过后,冰冷坚硬的砖面上开满了枝叶和花朵……古朴雅致、厚重大气的砖雕,是中国建筑特有的雕刻工艺,广泛应用于门、墙体、屋脊等构件。走进位于婺城区白龙桥镇芦头村陈金荣的“砖雕世界”,满面的砖雕作品仿佛诉说着陈金荣二十余年的砖雕生涯。

  传统建筑砖雕的三代传承

  走进陈金荣的工作室,映入眼帘的就是满满的砖雕作品。“年年有余,福禄寿喜,和气生财,都是寓意好,大家比较喜欢的图案。”陈金荣向记者介绍,“砖雕的步骤有打坯、修光、打磨等,现在我在做的是打磨。”记者看到,在陈金荣手上,一幅栩栩如生的“年年有余”已经出现,现在陈金荣要做的就是打磨细节,让人物更加生动。雕刻过程中,陈金荣聚精会神,一边将刻刀凿下去,一边用口吹掉碎砖及粉尘,慢慢地,整幅砖雕都细致了起来,就连人物手上的衣袖都有了纹路。

  作为中国古建筑装饰中的特色之一,传统建筑砖雕曾被广泛运用在建筑物上,自宋代起就有专门的著作,砖雕艺术受历史文化及不同地域的影响,表现出多种工艺手法和风格特点。因衢江、婺江流域的茶叶、毛竹、木材、桐油等土特产大多通过水路经兰溪中转后运往各地,从外面运进来的各种物资又是经兰溪后通过衢江、婺江运到各地乡村。“因此在金华的建筑风格中,徽商文化对其影响深远,而传统建筑砖雕就是这种徽派建筑的典型特征之一。”陈金荣说。

  说起接触砖雕,陈金荣表示这要从他的爷爷开始说起。“小时候因为玩具少,爷爷就会用泥巴捏成各种玩具给我玩,慢慢地,爷爷做泥巴的时候我也会在边上看着,也开始有了兴趣。”陈金荣回忆,“后来长大了,一直没有想到原来爷爷在我小时候做的就是砖雕,想想现在我做的工作,其实就是小时候在爷爷边上耳濡目染产生的兴趣。”

  在陈金荣的记忆中,爷爷灵巧律动的双手就像有种魔力,吸引着他静静地观看。一块方砖,在爷爷手中渐渐幻化成栩栩如生的腾龙、飞凤、狮子、牡丹花……“在我16岁时,爷爷去世了,之后我便出于爱好玩玩砖雕,父亲有空时也会给我一些指导。”陈金荣说,“20岁时,因为爷爷和父亲的影响,我还是决定传承爷爷的手艺,不能让砖雕失传了。”

  自少年时接过父辈的雕刀,如今已有近三十年,陈金荣说,听老一辈的人说,以前祖师爷的砖雕曾达到鼎盛时期,就连北京故宫的建筑修缮也曾参与其中,世人赞叹,其砖雕技艺让人钦佩。到了他这一代,自己专门从事古建筑泥塑、砖雕,并不断钻研砖雕技艺,为园林古建修复和砖雕技艺献出自己的一份力。

  要学艺先磨砖,下刀如有神

  “学这个手艺得先吃苦。”20岁的陈金荣前往安徽等地学习手艺时,听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

  要学砖雕,就要先学磨砖:两块砖对在一起磨到天亮,一磨就是几年。陈金荣回忆,刚开始学习力气不够,常常磨得满身大汗。冬天不能戴手套,手指冻得生疼。一块块厚砖磨成了薄片,换一块继续磨。“其实早都磨平了,就是让我坚持。磨的不是砖,而是人的定性。”磨砖过关,开始学画线稿——主次有序,花朵叶片挺直不打弯,花头数量都是单数……最重要的是,墨稿拓印到砖上后,得从平面的线条中看出层次,雕刻时分清里外凹凸,这除了细致观察,更需要悟性。

  到了“认刀”环节,又是一份苦功。平刀、马蹄刀、月牙刀……各式刀法就这么一刀刀并排着在砖上练。刻完一层,把砖磨平,再来。如同写书法前先练的横竖撇捺,虽然枯燥却是不容取巧的基本功。就这样,十几年如一日的学习基本功,让陈金荣的刀下作品更是出神入化。

  “砖雕分为泥塑雕、砖雕、坯雕,其中泥塑雕就是先用泥坯粗雕成基本形状,再进行阴干、烧制,再进行细雕打磨成精品;胚雕就是把泥坯阴干后雕坯再进行烧制,火候最难掌握;坯雕就是直接在烧好后的砖上进行雕刻。”陈金荣说,“其中砖雕又分为硬雕、软雕、坯雕等等。”砖雕要如何才能显得精美?陈金荣表示,要选密集图案,雕得深才能显得精美。其实细看陈金荣的石雕作品,你会发现,即使是人物,也是精雕细硺,细到每个人物的表情,都栩栩如生。

  一说起砖雕,陈金荣可谓是如数家珍,他告诉记者,中国传统砖雕是古建筑中极具特色的装饰艺术之一,俗称“硬花”。传统建筑砖雕在明、清民居建筑中不但使用得非常普遍,而且,其砖雕的内容十分丰富。从金华传统建筑砖雕的技法上看,有浅浮雕、浮雕、深浮雕、半圆雕、圆雕等。从传统建筑砖雕所表现的人文内容来看,有几何形图案、文字类、花卉类、动物类、山水楼阁风景类、戏剧人物类。

  陈金荣告诉记者,砖雕使用的青砖很脆,一用力就容易崩。有些砖头里有空洞,从外面看不到暗裂纹,虽然选砖时已经很仔细,但可能还是避免不了。有时一件作品快雕完时,发现青砖崩坏了,又得从头来过。但这些都难不倒他,“曾有人让我修复青砖上的图案,我在损坏的基础上,再复原了它。”金华地区就有传统建筑大量使用砖雕、木雕装饰门面和梁架,布局精致的建筑形式。“之前金华艾青故居的修缮,我就曾参与其中。”陈金荣说,“砖雕修复讲究修旧如旧,因此有许多的建筑修缮离不开砖雕。”

  匠心坚守,有生命力的手艺在继承发扬

  走进陈金荣的办公室,墙上一幅巨大的“和气生财”夺人眼球,画上的“荷花”娇艳欲滴,四周还有寓意四季平安的植物雕刻在上面,工作室一股整洁古朴的气息扑面而来。可是往旁边的工厂走一圈,他必定是满身尘土地回来。他的工作室里的砖雕摆件看起来沉静精美,实际上,砖雕却是个苦力活。在他的工厂里,砖雕手艺人往往戴着口罩,粉尘飞扬中,他们用刀慢慢雕出一朵朵精美花纹。

  室外,几面宽大的墙壁上全都是砖雕作品,青灰色的砖石透着几分古朴,精致细腻的刀工让人赞叹。在工厂中最大的一副“龙”的砖雕上,中国龙的神情、气势都被展现地淋漓尽致。谁能想到,这些带给人精神和艺术享受的砖雕作品,其前身只不过是不起眼的泥土,正是传承人高明精湛的艺术构思、精雕细琢的刀工,才使它们化作精美的艺术品。

  1996年,陈金荣成立金龙砖雕工作室;2014年,陈金荣当选为中国工艺美术家协会金华市协会副主席;如今,陈金荣的砖雕传统技艺项目已经入选为婺城区和金华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陈金荣也成为金华市砖雕传统技艺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并成立了金华市婺州砖雕传统工艺研究所……

  砖雕技艺在历史上记载少,传承时又大多靠口传心授、言传身教,整理起来十分不易,申报材料中的制作流程很多内容都是陈金荣从地方史志和老艺人那里一点一滴抠出来,再经过长年累月积淀才整理出来的。让他觉得更为心焦的是,身边一些老手艺正在随着老艺人的离世而渐渐失传,陈金荣表示:“传承千年的砖雕,已经到了需要进行保护、抢救的地步了”。最近两年,看到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力度不断加大,而且抢救保护了不少濒临失传的老手艺,陈金荣心里很高兴,自己研究保护老手艺的劲头也更足了。

  采访结束时,陈金荣再次呼吁——目前传统的砖雕工艺已基本失去了市场,加之此项工作又脏又累,几乎没有人愿意干,砖雕工作费时长、收益低,这项民间制作技艺存在着严重的“断代”现象。在婺城,传统砖雕的特色就是泥塑雕,因为烧制的火候最难掌握,他希望有关部门能继续扩大婺城传统砖雕知名度,让这项艺术历久弥新,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方柯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