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探访婺城三大名楼命运之谜

2018-10-12 08:52:21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张苑 张卫洪

  浙江在线-婺城新闻网记者张苑文、通讯员张卫洪摄

  “明月双溪水,清风八咏楼。昔年为客处,今日送君游。”时光机倒流到唐代,一日,诗人严维送别友人到金华旅游,想起那是自己曾经去过的地方,便做起了景点推荐,却出乎意料地预言了婺城三大名楼的卓越风采。

  婺城三大名楼,始建于不同年代,以其惊世气度,引来达官显贵相携登临,文人墨客争相题咏,却最终走向了三种迥然不同的命运,在婺州古城文化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蒋金治,从事金华文物研究工作40多年,著书《八咏楼》等。日前,记者采访了他,讲述金华三大名楼不为人知的旷世风雨。

  千古风流八咏楼

  时至今日,婺州古城沧海桑田,八咏楼却是金星、婺女争辉之下屹立不倒的传奇。

  1500多年前,南朝齐国在婺城建成东阳郡郡治。沈约任太守,主持修建玄畅楼。齐隆昌元年(494年),玄畅楼落成。这位行政长官却对文学创作颇有心得。

  当时文坛承秦汉散文之风。沈太守嫌弃这种文章作法读着不够好听,偏爱乐府歌的平仄有力,韵味悠长,喜欢六朝抒情小赋的对仗铺陈,一咏三叹。于是乎,擅长文墨的沈太守把玩起了汉字,从春到夏,从秋到冬,屡屡登楼,泼墨挥毫,写下了《登台望秋月》、《会圃临春风》、《岁暮悯衰草》、《霜来悲落桐》、《夕行闻夜鹤》、《晨征听晓鸿》、《解佩去朝市》、《被褐守山东》等八首诗,记录下玄畅楼中所得四季景致,合称“八咏诗”。

  “望秋月。秋月光如练。照曜三爵台。徘徊九华殿。”“临春风。春风起春树。游丝暧如网。落花雰似雾。”“愍衰草。衰草无容色。憔悴荒径中。寒荄不可识。”“悲落桐。落桐早霜露。燕至叶未抽。鸿来枝已素。”“闻夜鹤。夜鹤叫南池。对此孤明月。临风振羽仪。”“听晓鸿。晓鸿度将旦。跨弱水之微澜。发成山之远岸。”“去朝市。朝市深归暮。辞北缨而南徂。浮东川而西顾。”“守山东。山东万岭郁青葱。两溪共一泻。水洁望如空。”这一写,就在文坛引起轩然大波。文人墨客们惊呼:“哇!沈太守高明,原来文章还可以这样写!”大家纷纷抄录,广为流传。东阳郡城里一时纸贵。登玄畅楼题咏,为沈太守打call,也成了当时的流行文化。玄畅楼也随之声名远扬。

  沈太守的这组八咏诗为近体诗开了先河,发展到极致,掀起骈赋之风。到了唐代,科举、公文用的全是骈赋。不精通骈赋,读书人压根没法参加高考,更当不了公务员。为凑出一个对仗,一句话就能说明白的事,还得做个铺垫,或是换个说法再写一句。这让韩愈等大人物瞧着很是不顺眼,大呼一声“讲人话”,先于西方玩起了一场东方文化复兴,即“古文运动”,倡导秦汉散文之言由心生,言之有物。文坛这一番“拨乱反正”之后,沈约的八咏诗经历一番冷落,其开创性地位被重新提出,玄畅楼由此更名八咏楼。

  八咏诗催生了“一日看尽长安花”华丽丽的盛唐诗风,转眼又扣开了大宋错落有致的词韵之门。一代才女李清照来了,在众文人到此一游的笔迹后面,继沈约之后写下了“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的绝唱。后来,李清照走了,陆游又来了,八咏楼的墨香日渐浓稠。

  这个时期,八咏楼还发生了一件大事——重建,赋予了它另一种特殊意义。高楼正对天上的婺女星,成为婺州城的标志性建筑,故改名“星君楼之玉皇阁”,后于南宋淳熙年间扩建。

  关乎郡城命运,开创近体诗词风雅,这让八咏楼在婺城独领风骚,经久不衰。八咏楼于元皇庆年间(1312-1313)毁于火灾,在明万历间得以重建,于清嘉庆年间重修,1984年大修,2015年重修,成为金华最为重要的文化名片。

  

  双溪照水明月楼

  如果说八咏楼是一位从南朝走来的名门闺秀,那么脱胎于北宋极简主义审美的明月楼,更似一枚娇花照水的小家碧玉,明丽婉约,娴静典雅,关键“看气质”。

  明月楼初建于宋宣和年间(1119-1125),原址在赤松门(即梅花门)东北城楼上。清晨,蒙蒙烟雨里,袅袅芙蓉峰;入夜,朗朗明月光,脉脉照双溪。春来看山绿,夏日采余晖,秋夜待月圆,冬里听雪声。望着婺城四季名景,明月楼仿佛有了善解人意的魔力。风流雅士纷纷来此,举杯邀明月,与之诉悲喜。

  情景交融之下,因明月楼而生的诗词数不胜数,格调颇高。宋代王柏就有诗《明月楼曹守邀和》曰:“一簇楼台表郡城,月于此处最光明。山摇玉采东南上,水抉金波西北倾”,流露着平静中的壮志;又有诗《和曹西叙明月楼韵》曰:“叠峰有情宜晚对,两溪无奈向西倾”,泄露着一丝落寞。宋代林公度《登明月楼》中有诗句“芙蓉峰前旧时月,夜夜长照溪上楼”,讲述着物是人非、变与不变的慨叹和哲思。元代黄晋吟咏《明月楼》:“曲岸舟如失,遥沙树欲浮。登临且吾土,未敢恨淹留”,道尽家国沦落的哀惋。

  400多年过去,明月楼浸润了宋元之风,迎来农民出身的明太祖朱元璋与名臣刘伯温,一起登楼,看月亮,吃酥饼,让明月楼沾染了些许人间烟火气,在民间传为美谈,雅俗共赏。这可能也为明月楼未来坎坷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据《金华县志》记载,清代乾隆初年,明月楼被迁移到城北府城隍庙后的城墙上,也就是如今的位置。但见袅袅芙蓉峰,不见明月双溪水。明月楼上再无双溪照水诗。蒋金治推测,因清乾隆大兴文字狱,“‘明’月楼压着清城墙”,被移位重建。

  此后,明月楼在城隍老爷的庇护之下勉强求生,门庭却日渐冷清。明月楼于嘉庆及道光年间两度重修,于咸丰六年毁于大火,清光绪15年重建,现存为光绪年间知县曹砺成重建,坐北朝南,石柱、木结构。进门两旁的两根方石柱上刻有对联,左联:“更楼上一层望羊石仙遗龙湫胜迹”,右联:“当月明千里访邰太常记梁学士碑”。并有“光绪己丑春月”、“浔阳曹砺成题”落款,成了明月楼重建的佐证。

  临江仙渡清风楼

  相较八咏楼的雍容气度和明月楼的婉约气质,婺城三大名楼中的“后起之秀”清风楼,则更像是家中幼子,俊逸潇洒之外,更多了几分空灵与随性。

  清风楼始建于明代洪武年间,位于婺城区旌孝门东城墙上。蒋金治介绍,这位“俊逸公子”的诞生源于一个保城护民的使命。

  义乌江与武义江奔涌而下,汇入婺江。江上有桥。紧邻江边有一处七佛庵。佛庵邻水立着一排石佛像。每逢涨水期,水流通常没过桥墩,桥仿佛浮在水面上;水流没过佛像,时隐时现;水流涌入金华城,淹没东市街。于是,每逢婺城出现“浮桥”、”浪佛”的奇景,水患也如期而至。洪水如猛兽,当时的婺城人眼观水势,发现义乌江直接冲击婺城墙,而后大幅度急转,方才流向婺江。于是,婺城人选择在旌孝门城墙上建造清风楼,以作“清风龙头”,挡住奔涌而来的煞气,镇住城池。

  这在很大程度上赋予了清风楼以某种冒险激进的精神,加之上风上水,颇有仙家灵气。在如此背景之下,历代文人对清风楼的题咏也充满玄幻主义色彩,如“苕霅水会处,楼高风快哉。洲中白苹动,天半故人来。穆入周臣颂,雄胜楚客台。飘飘玉川子,乘兴上蓬莱”,又如“祖考荣封宠数优,君王亲为制词头;临流好起云张阁,高压清风八咏楼”。

  蓬勃的仙气似乎未能保护清风楼遗世独立,笑看风雨。记者询问多位生活在金华城中的百岁老人,他们都不曾见过清风楼。清风楼于何时消失?为何消失?不得而知。三大名楼中的“年轻公子”似在无名案中匆匆走完了短暂的一生。近些年,清风楼被新建于黄宾虹公园中。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