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婺建风雅 千古风流

2018-06-14 09:21:05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张苑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桃花源之所以能成为世外桃源,是因为它建村形制隐秘,让渔人归寻不复得路,刘子键遍寻未果,以致后人无问津者。

  村落建制通常隐藏着一个族群的发迹故事。伴随人丁繁衍,一个小家族发展成一个村落,逐步形成了完善的宗族自治体系。在婺城区,就不乏典型代表。

  浙江在线记者张苑

  一圈寨墙护住一方安宁

  在婺城南山之巅,在一圈高高的寨墙的保护之下,一座古村静默地繁荣了数百年。

  上阳古村嵌于山峦波峰处,四面环山,多为平缓土丘,有如游龙蔓蔓出帐。加之气候条件优越,属亚热带季风气候,四季分明,年温适中,热量丰富,雨量充沛,干湿季明显,山中多石砾腐殖土,植被层叠,物产丰饶。春山日暖,林间云雾缭绕,野茶树吃足了天光,发出了新芽。春雷阵阵,雨后生鲜笋,上阳人寻了挖回家,煮汤、小炒皆宜。稻香橘黄,番薯便也成熟了。另有香菇、野菜及各色野味遍布山林。丰美的山货把上阳人的日子养得红红火火。

  上阳人靠山吃山,总有吃不完的山货。偶有旅人从此经过,便会买一些下山。久而久之,这里逐步成为一个山货交易集散中心,给山风清泉里长大的上阳人增添了几许商贾之气。

  然而,上阳古村地处金、丽、衢三市交界处。旧时从金华城到上阳村,须从西面取道塔石,直抵上阳村,山路较陡峭,交通及行政管辖多有不便。完善的自我防卫即成为日渐富有的上阳人得以安居乐业的关键保障。

  于是,自元末明初,上阳人便开始集合人力,挖凿护村渠,垒筑高墙,建立“迷宫式”的古建群落,至今保存相对完整。上阳村落东西坐向,西侧是湖源线,路的西面是社阳溪。山上的泉水由水渠汇入社阳溪,水渠沿街而走,社阳溪自南向北沿古村西侧缓缓而过,清澈见底,形成别有韵味的水街。而这条水街就是上阳人的“护村河”。护村河旁是高耸的马头墙。“护村河”和马头墙有防火功能,更是一道防御外敌入侵的坚强屏障。

  整个村落只有一个寨门。高墙之内,一座座婺派古建围出一条“Z”字形的百米长街,楼宇之间有多处“骑街楼”,楼与楼互相交错,拼凑出楼上通达、楼下闭塞的结构,街上建有“过路亭”、“歇脚凳”。

  白日里,寨门一开,这里便是迂回绵延、配套齐全的商贸街,从周遭三地赶来的采购商可沿街采买,累了可在凳上歇脚,落雨了可往过路亭去。入夜,寨门一关,各家楼下大门紧闭,整个山寨便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安稳避风港。纵有陌生人跨过护村河,越过高墙,到了村中,不管往哪个方向走,都将陷入“瓮中之鳖”的困境,极难逃过村中自主武装的追捕,

  一线水路成就码头市井

  雅畈老街坐落于金华南面,武义江边,原是永康、武义等县出入金华府必经之路。恰是这得天独厚的交通条件,造就了雅畈老街的经世繁华。

  早年,永康、武义所产的农作物、木炭、木材及竹制品等,由陆路、水路经雅畈运到金华府,浙江下三府(杭、嘉、湖)的船只也在芳田埠头、孟宅埠头、雅畈(二村)埠头(大桥头)停靠。往来商贾无数,聚集了金华城、永康、武义人来此经商,货物吞吐量越来越大。货物装卸需要劳力,长期的大量劳力需求解决了一部分人的稳定就业。于是,码头附近的田畈上,劳工们搭起了一个个茅草铺,以求遮风避雨。因此,这里得了个“瓦畈”的称呼。码头风雨,瞬息万变,每天都有人从一贫如洗到一夜暴富,也有人从人生巅峰跌入谷底。茅草屋旁,渐渐有人发家致富,盖起了厅堂。

  自宋代起,雅畈老街上开始陆续出现大型厅堂建筑,清代时竟出现过“七十二大名厅”排行榜,三里长街留存厅堂规模之大,气势之磅礴至今仍令来往过客为之惊叹,现存厅堂多为明代建筑,抬手叩开沉重的木门,里面的明朗开阔定然会带给你不小的震撼,再看那门扉上的瓦砾雕饰,“龙头鱼尾”,经历数百年的风霜洗礼,依旧栩栩如生,如此坚如磐石的供奉,宅主当初的许愿大抵梦想成真了。

  而这“龙头鱼尾”素来都是雅畈人祈愿美好生活的图腾。雅畈老街东西走向,呈弯曲的“龙头鱼尾”状,从村口“青龙头”沿村到西桥即是上街,也是老街最繁华之地段。传说两侧商铺林立,商铺之间排列十分紧密,泰国祥茶店、长根染布店、洪九豆腐店、鸿清理发店、凤根水果店、叶正新纸店、辉邦杂货店、何同兴彩坊、阿金铁店、严忠考宿店、徐根木炒货店、何复泰糕饼店、高记京货店、叶宋良裁缝店、协昌南货酒杂粮食店、梅志远肉店、何云标布店、傅乾泰南货店……各式店铺定位明晰,配置完善,店家用自己的名字给店铺命名,自有一番约定俗成的诚信氛围,足见其较高的商业发展进程。

  传说南货店至少有六家,豆腐肉丸店有三处,煎包子煎饺铺有五、六处,馄钝店有五家,饭店五家,饼摊十多个,馒头小笼包子终日均有供应,下午各店学徒会顶着小蒸笼走街串巷地叫卖。

  老街夜市亦是精彩纷呈的,大店点汽灯,小店点上几盏煤油灯,茶馆客栈里道情、说书引来阵阵喝彩,小镇仿佛成了“不夜城”。至午夜,人声渐息,新开原、恒源等数家颇具规模的南货店里却开始闹腾起来,店主每日从别处买来数车的货物,要赶在开市之前把货物上架。

  航运进出船都停泊在大桥头。如大店宝号的货物,都由搬运夫(俗称“背袋头者”)装船。货物载归,靠岸停稳后,仍由搬运夫搬到店内堆放仓库,晚上起岸。凡大店宝号的,常有五六个柜台店员各擎一支火把,一路通明。二十多个搬运夫哼着:“嗨哟,呵哟,嗨嗨哟呵嗨哟”的号子。

  沿水而居,最不缺的就是水产。各家酒店茶馆门前常摆有十多只鱼篓,内盛青鱼、鲤鱼、鲢鱼、鳗鱼、黄鳝、鲶鱼、泥鳅、龟鳖、螃蟹等应有尽有,附近亦有菜农挑来新鲜蔬菜依次摆开,沿街叫卖,吸引顾客前来购买,日日集市,直至晌午才散去。

  由码头上的繁华市井发展而来的古村建制,最关注的是四通八达。于是,雅畈老街由一条前街和一条后街组成,前街分上、下街。前、后街之间多小巷。一条长街里,五湖四海皆有,三教九流不缺。这样的氛围最能催生各路英雄。于是乎,雅畈的街头巷尾,流传下诸如只肯施药的名医、有盖世武功的大隐士、愿收假币的大商铺等等故事。抗战期间,一场大火烧尽了雅畈一条街。空悲叹,幸有最具代表性的七家厅保存完整。

  一堵院墙溢出千古书香

  石门溪款款前行,不疾不徐,与千年古樟、断臂颓垣彼此掩映,静谧地酝出千古书香。

  石门前溪与石门后溪围出了一个前宽后窄、近似三角形的村居分布图。与上阳的固若金汤、雅畈的繁华通达不同,婺城区长山乡石门古村的建制自有一份庄重的仪式感。旧时,石门村口便是一排三间三进的倪氏祠堂,是全村最为恢弘的建筑。倪氏子孙远行前须祭告先祖,归来时,走马的下马,乘轿的下轿,一并遵循礼制。一排大祠堂将一个古村护在了身后。

  穿过大祠堂,便是经堂,这些符号建筑的显著占位代言了严格的礼制。严格的礼制规范着子孙的生活起居,尊卑有别,长幼有序,亦决定了族人后代的发展走向。

  再往里是村人的生活起居场所。一条长街容纳了日常生活用品的交易。一段矮墙沿石门前溪而建,上面爬满各色植被,植被之下,藏着砖砌的“枪眼”,张口呈梯形,易于侦查敌情,方便隐蔽,及时反攻。在距离矮墙之内三米宽的位置,一排民居厅堂与石门前溪平行而建,厅堂之间连体而建,中无街巷,外墙通常高过屋檐,屋檐与高墙之间搭出一条狭窄的走线供排雨水。

  因地势原因,石门易涝且易旱,对石门人的房屋排水系统提出了挑战。厅前一天井,深挖数米,与水系外循环系统联通,填上鹅卵石,再盖上石板,既可引水养鱼,亦可排湿排涝。

  上阳及雅畈古建中多见飞禽走兽的雕梁画栋,诸如富贵多子孙的门楣楹联,石门村尚存古建中则多见蕙芷汀兰桑竹等字样。石门古村的书卷气仿佛藏不住一般频频流泄出来。在远离喧嚣民居处,祠堂庇护之下,石门人偌大的一座“书房院”藏在绿荫之中。这方“书房院”成就了石门倪氏倪允才、倪普等几代子孙勤学入仕,更为后来的“北山四先生”乃至婺学奠定了基础。何基就曾师从倪允才,终成大器,并于身后归葬于此。

  相关史料载:“南宋至元两代,短短二百年,屡出名人学士,如三世祖倪允才,宋绍兴年间高中进士,官至国子助教、太学博士。其子倪子俊乾道年间乡试举贡,授宣仪郎。六世倪公餗嘉定年间学成之后赴京策试,荣登金榜,授江邑丞……”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