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在婺城的古井边听“芳华”

2018-10-19 08:57:38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记者 张苑 文 通讯员 张卫洪 摄

  “繁华市井”、“背井离乡”、“饮水不忘挖井人”……从基本的生活所需到心头的故乡情思,水井之于中国人有着特殊的意义。在婺城,水井遍布屋后街角,更有有富、贵、贫、贱之分。四眼井水量充沛,附近居民挑水磨豆腐,卖钱致富,是富井。莲花井旁贵人名士围井而居,是贵井。铁岭头背上双眼井天旱即涸,是贫井。拦路井在闹市街被千人踏、万人跨,是贱井。等第鲜明的婺城古井蘸满了人间烟火,让人嗅到了生活的酸甜苦辣,更似一页页剪影,展现着婺城先民寻找生命水源的历程。蒋鹏放,从事金华文物研究工作30多年,有心于婺城古井文化挖掘。日前,记者采访了他,讲述婺城古井里的雨雪风霜。

  江南水城处处井

  婺城作为江南北山麓下的小山城,植被茂密,雨量充沛,地下水资源丰富,水系脉络错综复杂。地表土壤层较薄。选在平地处筑屋建房,挖下去三米多数就能看见坚硬的红砂岩。红砂岩坚硬但易开凿。

  人们十户搭伙,八家合力,瞧准个地方,照着黄历挑个好日子,便开始动土。掌事的若有经验,多半会选在低洼处的阴湿地带,边挖边挑,除去土层,凿开红砂岩层,直到泉眼以下一两米。待有了积水,每天总要挑干净了才能开工。待井凿成,就在井壁砌筑石块,用黄金泥堵住石缝,在底层填半米深的黑炭,再覆一层半圆形的黄金泥,如此反复,直至盖过泉眼以上半米,形成从泉眼引流自下到上的曲线形过滤系统。有时,人们还会寻些女人们攒下的头发,填在黑炭中,以增强过滤功能。为保证取水安全,人们会在上面固定一个井圈,多为圆柱形,也有方柱形。一周至半月,一口井即可挖凿完成。完成后要把头两回蓄满的水挑干净,每年再清理一次,可造福百年。井里通常会养上两尾锦鲤,鱼儿安好,井水便可放心饮用。

  在婺城,打井并不是一桩难事。明代嘉靖《金华县志》载,婺城有水井26口。清光绪《金华县志》载,当时有水井52口。这些数据并不包括私井。据解放初统计,市区有水井184口。这些水井形式各异,有原始土井,三国两汉时的陶圈井,唐宋时的石井,之后的砖井、瓦井等。

  上世纪初,金华考古工作者在市区解放西路清理过一口古井,井深30多米,井内壁由红砂岩原状组成,井底发现有石器、铁器、原始瓷片和兽骨。据考,这是金华迄今发现年代最早的一口原始井。上世纪90年代,市文物工作者在市区三路口发掘出一口汉代陶井,井内由多节直径80厘米、高60厘米的筒状陶器接叠而成。上世纪80年代,侍王府大修时,在东院二殿檐下,工作人员又发掘出一口唐代石井,井壁用岩石垒成。

  婺城的井多有名字,井名多有出处,有以寺庙为名的井如柴场巷普照寺边的普昭井、将军路永福寺边的永福井、今卫校内七宝寺边的七宝井、惠德寺前的惠德井、景德寺边的景德井等,有为纪念名人命名的井如休文井、昭君井、蔡叶井、将军井等,有以井窍数命名的井如双眼井、三眼井、四眼井、五泉井等,有以地名命名的井如夏塘街东的夏塘井、王衙巷前的王衙井等。

  “四眼”“莲花”话日常

  水乃生命之源。婺城的每一口井里都注满了婺城人的悲喜日常。接入的水脉不同,婺城各口井水滋味不尽相同。所以,哪怕家门口有井,若得了空,也有人走上一两里路去挑好水喝的。

  若说婺城古井之首,当数四眼井,位于江北四眼井巷东口,因水源丰沛亦名“龙井”。四眼井原有井屋,井上有辘轳,井深10米,水量36立方米。蒋鹏放介绍,四眼井是宋代水井的一种典型形式,《清明上河图》中就出现过同形制的四眼井。婺城的四眼井在明代的《戚志》中已有记载。

  因为有四个眼,人们可同时放桶下去挑水。清亮的井水被一桶接着一桶地打捞上来,淘米、洗菜,浇灭岁月的滚滚烟尘。渐渐地,人们发现这里的井水磨豆腐堪称一绝,附近便慢慢聚集了一批豆腐坊,生意兴隆。过路的人在井边洗把脸,歇个脚,望见井里一对长命锦鲤依旧欢快雀跃,便知白嫩嫩的豆腐美味如常。

  战火打破了平静的岁月。1861年5月28日,刘政宏率领2000名太平军攻打金华,自通济桥进入金华城,时任金华知县吴瑞龙领兵抵抗,因不敌太平军,溃败而逃,在四眼井处被迎面而来的太平军杀死。四眼井成了金华满清政权葬身之地。

  在婺城,磨豆腐的水四眼井第一,冲凉粉的水却是莲花井拔得头筹。莲花井位于金华江北闹市区,即解放东路与后街的交叉口。古井建于宋代,为三眼井,井壁用红砂岩条石砌筑,有八角青石井圈三只,井圈上有阴刻“莲花古井”四字。莲花井水清澈甘冽,水源充沛,久旱不涸。有资料表明,莲花井蓄水量为33立方米。据光绪《金华县志》载:“莲花井,《戚志》载弦歌坊内,泉为诸井第一。”用莲花井水做的凉粉时为金华盛夏小吃一绝。怀想当年,午后,听罢弦歌,再吮一碗新冲的凉粉,寡淡却清新,或是当年琴人一大雅事。

  夏日的傍晚,住在附近的人们围坐井边,身后袭来井水的凉气,消散了些许暑热。小娃娃们伏在井沿上往里看,却望见了另一个自己和水中的月亮,好不容易找来的长勺去捞月亮,却连带水里的自己也破了相。

  这时,总会找来大人的一番呵斥,而后被拉着将起有关这井的故事,诸如很久以前,此处本是个深渊,天逢大旱,某日忽见一朵莲花从中伸出,有人信以为观音普渡,坐上了莲花座,不料被莲花包裹落入深渊,随即跃出一条大蛇,全城百姓齐心方才斩杀蛇妖,救天地于水火。又说清光绪十五年正月初,金华连日降雪,某日清晨,人们在莲花井的井屋上发现了许多巨大的脚印,似魔似怪。还说南宋时有一妇女为不失节而投莲花井自尽,学士王柏就写了一首《烈井诗》。

  拦路井旁道城防

  每一口井都是一群老街坊记忆中最深刻的地标。在中国科学院工作的刘文、刘平兄妹遵照父亲生前遗愿,从北京专程来金华找拦路井,寻根访祖。

  拦路井位于八咏路东端,直接挡住了进入古城的主干道。其实,拦路井本名“瑞安井”,取瑞气盈门,安康祈福之意。

  凿井多在街角屋后,可这拦路井却为何不偏不倚挡在了路中央?又何得瑞安呢?

  蒋鹏放介绍,拦路井在中国古城中十分常见,对小城的管理和保护有特殊的作用。金华拦路井的位置正是金华古城在东面的进口处,古代的八咏路也是金华最繁华的闹市区,也就是古代的步行街。进口处有井挡路,把车马都挡在了街外,只能绕道东市街进城,这样就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街区的安全。

  另外,古代的建筑都以木结构为主,火灾是对建筑最大的威胁。古八咏路人居密集,建筑林立。拦路井的蓄水对周边建筑起到了公共消防的作用,且拦路井因四边空旷汲水时十分方便快捷,是当时最理想的消防设施。

  文革时期,拦路井被封埋,如今,拦路井已重新开启,经修整后对外开放。

  “休文”“酒泉”遗古风

  饮水思源,教导人们往回看,但人们立在井边,通常是向前看的。风流雅士求眼前清欢,市井人家求街巷安宁,亦如读书人求功名,酒脑求来年的十里酒香。

  在八咏楼东约30米处,有一口休文井。休文者,南朝东阳郡太守沈约也。恰巧这位太守颇有文才,登元畅楼赋诗八章,引得一时纸贵。据光绪《金华县志》记载,沈约在金华任东阳郡太守时,某日骑驴到水井边饮水,饮毕又骑驴出来。于是,“粉丝”们就管这口井叫休文井。

  北宋年间,金华知州赵师岩曾亲笔书写“休文井”三个大字的石碑立于井旁。280年后的明正德年间,知府赵鹤等先后撰写了纪念沈约的文章《沈约泉铭》,并刻石碑立于井边。

  学而优则仕,是古代中国人最理想的道路。休文井恰位于“府学”前,是旧时“府学”饮水之井,被怀揣着有状元梦的莘莘学子唤作“状元井”。讨得口彩,金华先后出了陈亮、刘渭、王龙泽、唐汝楫等状元。当秀才遇到兵,悲剧就发生了。太平军进入金华时,一位府学教授蔡召南投井自尽,此井也被称作蔡公井,清末曾刻有“蔡公井”三字的石碑立于井边。

  在离休文井不远的酒坊巷内,有一口酒泉井。传明代初年,酿酒师傅戚寿三在金华古城内一巷里开设酒坊,酿制金华酒,“色如金,味甘而性纯”,声名远扬,小巷因此得名酒坊巷。直至清中期,酒坊巷中依旧酒坊如林。这里酿制的金华酒,经码头上婺江,源源不断运销各地。到了清末,金华酒已衰落。知府继良感慨金华酒的兴衰,为纪念昔日辉煌,把小巷中用于取水制曲的古井命名为酒泉井。

  上世纪90年代,在酒坊巷西侧出土了大量婺州瓷酒瓶和碎片,酒瓶黯淡的彩釉和早已荒废的酒泉井为金华酒证明着昔日的荣光。

责任编辑:方柯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