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

2019-08-21 09:30:40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张苑 文/梁小龙 记者 陈俊 摄

  陈越

  记者 张苑 文/梁小龙 记者 陈俊 摄

  他是中国出了名的游子,却以通俗的流行乐词曲,为520多座城市书写了如故乡般的浓浓情思。他时而像个行吟诗人,时而是个虔诚的歌者,转眼又成了躬耕案牍的散文撰稿人。在他的身上,有太多似是而非的东西,低头见是天山雪水,举目又是滚滚烟尘。从《江南有座金华城》到《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陈越两次为故土创作城市主题曲,时隔26年,年方弱冠的小伙儿已变成蓄须的中年大叔。在他的音乐里,故乡是个隔空的意象,出走半生却不曾离开,身已还乡却不复归来。

  两次唱响婺城情

  21岁,生长在婺城白沙溪畔的少年尝尽了年少无依的苦涩,悄然离开故乡,陡然闯入上世纪90年代的广州。带着腥咸味的湿热的海风里,他不再是那个口吃的少年,不再背负旁人异样的眼光,甚至不再是陈跃辉。他没有过去,只有未来。

  这反而让他身轻如燕,英雄不问出处,循着依稀的音乐梦想,从各门各家汲取营养。一首《喝酒的爹爹》,让一个细小的身影挤进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流行乐坛。

  改革开放的风浪似一个巨大的漩涡,将越来越多的内陆人卷入中国的东南沿海。年轻清亮的歌喉,夹带着些许江浙口音,款款清唱:“江南有座金华城,城边有座白龙桥。桥下外婆在讲着那故事,坐在桥上看到,星星掉进了那条小河……”词曲将小城金华镶嵌于“江南”这一恢弘的千年文化图景之上。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江南有小桥流水,慈祥的外婆,江南有听不完的故事,回不去的美好童年。一首《江南有座金华城》,唱出了陈越的乡恋,更唱出了天南地北的人们的乡愁,成为“唱游中国”系列的开篇之作。

  辗转26个寒来暑往,26载时光与阅历的积累,游子心头那份五味杂陈的乡情,终于酵成了一壶醇香却不上头的陈酿。被冠以“中国城市音乐创作第一人”的他,蓦然回首,又一次瞩望,带领万千粉丝,去读他的故乡。这一次,故乡不再只是一个单薄的图层,一个巧妙的陪衬和点缀。它是排山倒海的现代诗《婺城崛起》,是柔情似水的流行乐《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

  “为了这一眼,我已等待了许多年,你看尖峰山下万家灯火,仿佛换了人间;为了这一刻,我已期盼了许多年,你看婺江两岸花团锦簇,一派祥和人间;无论有多远,爱你心情永不变。你的一砖一瓦,你的一草一木,始终在我心里沉甸甸。亲爱的、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亲爱的你……”在陈越的歌唱里,婺城乃婺州之城,尖峰山是其父性之山,婺江为其母性之水,以金华山为核心的北山文化和以白沙溪为核心的南山文化交相辉映,才构成了完整的婺文化中心。于游子而言,故乡或许不是一个地方,而是一位翘首盼儿归的父亲或母亲,是记忆中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或者其他,以“亲爱的”相称,直抒胸臆,直抵中国人根深蒂固的家国心,扣动世界共鸣的故乡情。

  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亲爱的江南,亲爱的你;亲爱的祖国,亲爱的你。这首歌曲一经发布,便轰动了婺文化圈,打动了海外华人及国际友人。短短一周,就达到了240万次的点击量。

  几度回首故人心

  “如果有一天,我行将老去,我愿意再看一眼的风景,唯有白沙溪。我想再听一听溪流的歌唱,并把这清越的溪水声带回梦乡,然后循着少年行游过的足迹,细细倘佯。”常常在不经意间,对故土如痴如醉的眷恋便流泻在陈越的笔端。一晃许多年,故乡在他心里,始终是一种淡淡的哀愁。多少次,他在痴恋间徘徊,一次一次地尝试与故乡牵手。

  3岁丧母,8岁父亲锒铛入狱,从此日子艰难。这样的经历养出了他如浮云般的游子心性。“故乡留在心里就好了。”习惯了在外漂泊的日子,2000年他回乡卖掉了仅有的老房子,将得来的钱捐给了公益事业。

  可是,时常夜里幽梦忽还乡,老房子、旧学堂、左邻右舍,还洋溢着花香,稻花香、桂花香、茉莉花香……醒来纷纷化作笔尖深情的音符和词句。他唱游中国,从北上广到港澳台,从秦淮河到湘江,从大漠孤烟到彩云之南……他将自己的乡情写进了别人的故事里。

  他是大地的孩子,“所行之处皆故乡,我走过的每一个地方都给予了我如故乡般的滋养”。在歌声里成了一座城的故人,他又决然转身,一切归零,开始新的征程。他在故乡鲜有亲人,却在五湖四海结交了许多如亲人般相拥取暖的挚友。2011年,即将不惑,陈越没有回乡,却将自己关在云南大理,任凭思念在纸上烙刻成一本《远去的江南》。

  在这本回忆录里,故乡在他心上渐渐流淌成一抹白月光,“故乡带给我勤奋与刚强,明白温暖的力量;我没上过几年学,故乡却用另一种方式让我认知了世界,认知了自己”。

  改革开放40年,一切都在变。“偶然回乡,我总是迷失在没有多少故人的故乡的街头,油然而生一袭苍凉。”他清楚地意识到,“故乡,一旦离开,便不复归来。”

  可他还是回来了,一个人,悄悄地。“默默地渴望着触摸到过去的故乡的容颜。又害怕截然不同的改变,让自己措手不及地暗伤。”他在老房子旁,遇见了邻居阿花嫂,故人相见已不识,却笑问他扫帚买不买。扑面而来的烟火过往,多么亲切,又多么悲伤……

  这种幸福的悲伤,融进陈越的骨子里,浸润在他点点滴滴的生活里,奔腾在他的字里行间,轻响在耳畔,又倏然落进人们的心底,泛起阵阵涟漪……

  振臂高呼婺城兴

  在陈越看来,一首优秀的城市主题曲,当承载一定的宣传功能,富有动人的情感,并有良好的传播力。

  许多人循着《江南有座金华城》,来到了白龙古廊桥下,聆听白沙溪的千古文明。《亲爱的婺城,亲爱的你》则似一幅工笔画,让越来越多的人了解了这片千年州府地于改革大浪中的沧桑巨变。音乐以其自带的感染力,将一座底蕴深厚却活泼轻灵的金华城推到了世人面前。穿梭于小城街巷的洒水车,公交站台的候车区,金华人的手机……自信地响起极具标志性的金华城市主题曲。

  陈越认为,婺州人乃至婺文化圈当以高度的文化自信,做好婺文化寻根,抢占婺文化的制高点,让婺文化傲立于世界众文化之林。而婺文化的传承需要独特的符号,像一杆大旗,一声号令,将婺文化圈人凝聚在一起,为“婺”正名。而城市主题曲只是其中一种尝试。

  “只有安装了文化引擎,才能实现自我造血,实现持久的区域经济跨越。”一张婺城文化经济发展蓝图正在陈越心中徐徐铺开。他重走白沙溪,有意开发“亲爱的”系列文创产品,协同整合摄影、餐饮、活动策划等业态,引入运营团队,构筑“亲爱的”一条街。任何人想给“亲爱的”买礼物、送惊喜,都可以在那里实现。由此形成的“分享式”营销将带动婺城成为新一代的网红打卡地,辐射带动周边产业,最终串联成产业链。

  他提出,发展婺城文化经济,首当其冲应“破局”,引导好、服务好婺城的文化主题业态,基于文化的独特性扩展其外延,以其富有兼容性的呈现方式加强情感卷入,全面打开全球营销市场;摒除传统经济运作思路,以崭新的视角和切入点,实现婺城文化经济项目的孵化、加速和上轨。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