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难忘“双抢”

2019-09-04 15:08:47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戴建东

  戴建东

  一

  热浪滚滚,又是一年“双抢”季。

  天刚朦朦亮,农田里便依稀有了农人劳作的身影。“双抢”时节,季节不等人,抢收抢种似乎是常规状态,容不得半点疏忽。对于农民来说,“双抢”就是一场战斗,与季节抢时间,与稻谷抢收获,与秧苗抢插种,每一个环节都是紧逼而上,不敢有丝毫懈怠。“有收没收,是否过立秋。”一句流传很久的农谚,说明了季节抢种的重要性。

  而今,农村“双抢”的脚步逼近,曾经的艰难岁月便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尽管我现在不再从事农业劳动了,但以前“双抢”时的辛苦和劳累,却依然历历在目,永远不敢忘怀。

  每天早上三四点钟,我就随父亲趁着清晨的阴凉,到田头割稻、拔秧,就连早饭都是母亲送到田头吃的。到了响午时分,骄阳高照,热浪袭人,农人们便回家躲避正午的酷暑。歇息到下午三四点钟,又下地或打稻、或插秧,一直干到晚上十点以后,才休工回家。

  一天劳累下来,整个人的骨子架都有散了的感觉,但田里的稻子未割完,待插的秧苗没插种,容不得我有半点歇息,第二天又硬着头皮,拖着疲惫的双脚,下地继续劳作。

  后来,我离开了农村到城里上班,农业劳动便不再是我的主业。但我的根依然在乡下,开始前几年,家中还经营着几亩责任田,平日里靠年过七旬的老父亲照料。而我则把手中的笔当作扁担,一头挑着责任田,一头挑着版面,肩负两头重任,尽管辛苦,但不敢有误。

  再后来,随着农业劳作的疏远,我也渐渐成了洗脚上岸的农民,少去了下田劳动的念想。倒时家中的老父亲,退休快二十年了,还依然保持着农民本色,对家中的几亩责任田死盯着不放,春种秋收,毫不厌倦。

  二

  二十多年前,每当“双抢”季节来临,想着70多岁的老父亲还要佝偻着背,弯腰在田里割稻种田,我还是会回老家“劳动改造”。

  坐着早班车回家,早上7点没到,我已从80里外的城里回到乡下老家。母亲看我回来,高兴地说:“总算回来了,你爸清早4点就到田里拔秧种田了,到现在早饭还没吃,你回来得正好,赶紧给他带点饭去,顺便在田里帮个忙,种两棵秧。”我一听,提起饭罐就直奔田头。

  每年七月,热浪袭人,正是农村“双抢”时节,农民们忙着抢收抢种,田野里碰到的同乡,几乎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既是面对面碰到了,也只是点个头,算是打过招呼,根本没时间多说两句客套话。

  我到了田间,田野里已到处都是人群,农人们忙碌着割早稻,插晚稻。双夏时节,农人们每天早出望启明,晚工伴星光,人人都成了“两头乌”猪种。而一般早工出门,基本上都是拔秧为主,一个清早,要把一天插的秧全部拔好。

  种田时节,农人一般中午不种田,因为正午时阳光太辣,容易烫伤秧苗,不易成活,只有下午或傍晚时才下田插秧。这情景,并不是农人偷赖,实在是农民爱惜庄稼秧苗的心,比爱惜自己的身体还要重要。因为,早上拔的秧苗,等到下午插秧,秧苗浸在水中久了,原发性根系就会长出,这时插进田里,容易成活,再毒的日头,也不会败苗。

  到了自家田头,我看见老父亲草帽也不戴,一头银发在朝霞里闪着光亮,躬弯着腰身在不停地拔秧。我鼻子一酸,心里怪怪的,想起这些年来,自己一个大小伙子,不仅没有给家里帮上什么忙,反倒累及老父亲为我里外张罗,实在是“罪过”。连忙招呼父亲上岸吃早饭,自己则跳下田去“顶职”。

  三

  在农村中,拔秧虽然是个粗活,但十分讲究技巧,不能光凭力气。有些农村正劳力,在拔秧上,不一定吃得消妇女。拔秧也是一门技术活,会拔秧的人,拔出来的秧,根齐苗直,齐涮涮一溜并排着,不显零乱。而不会拔的人,拔起的秧苗,像狗扒猫挪,秧根高低不平,这样的秧苗,到种田时,就忙坏了插秧人。一般上插秧人种到这些秧苗,就要开始骂娘。

  想起以前,我也是农村里的正劳力,犁耙耕耖,四季农活,我是样样在行。但是没有想到,我才离开农村几年功夫,原先拿手的农活竟然有些生分了。拔秧时更是手忙脚乱,拔出的秧苗像是蚂蚁上树,高高低低,乱逢不堪。

  我抬头看看老父亲拔的秧苗,秧根齐整如一,摆放规范有序,一时不由得羞愧难当,瞄眼看了一下老父亲,他正忙着吃早饭,无暇顾及,我便虚荣心起,把不齐的秧脚,向下一并拉一拉,想伪装一下,蒙混过关。

  不料,低头吃饭的父亲头也不抬,竟然开口了:“乱就乱了,不要去拉,你一拉,秧叶拉断了,就不能成活了。”我一时无语,只好低着头老老实实干活。

  吃完饭,父亲没歇一下,就忙着下田劳作。在父亲身边劳动,我还像个小学生一样。我偷偷瞄了一眼父亲拔秧的手势,只见他不是像我两手掌朝怀里拔,而是用左手固定着,右手手掌向外搂秧,再将拔好的秧苗快速传递到左手,一搂一接,相互配合,速度很快,但不显零乱,反正很有节奏感。拔足一手秧苗后,用手掌一拢,然后双手扶着秧苗洗秧。

  洗秧也有讲究,不能在水中乱洗,而是要双手扶着秧苗,以左手用力,右手轻抚,双手握紧秧身,在水中“五深一浅”地抽洗,一般连抽十来下,就能把秧苗根部的泥土洗净,然后用备好的稻草缚秧。

  缚秧也是个技术活,不会缚秧的人,缚起的秧,待种田里,越拆越紧,很误时间,而懂技巧的人,缚出的秧,用手一拉稻草,就能解开,这中间就是要将秧苗的“颈部”用“活结”缚好,而不能缚成“死结”。

  看似简单的农活,真正讲究起来,原来也有这么多弯弯道,看来,社会上,任何事情都不可能一帆风顺,要做好任何事情,都得讲究规范和技能,否则,就连农活这样粗鄙的事都做不好。

  四

  拔了一个上午,我发现父亲身后已经排开一溜整齐的秧苗,数数有几百个“秧脖子”,而我三个小时下来,才拔了三四十个“秧脖子”。父亲说:“差不多了,有你这三四十个秧,下午这一丘田大概也够了,我们回家歇着吧,等下午太阳偏西后,再来种田。”

  我一听到收工令,如遇大赦,连忙跑到田边水沟里洗去脚泥,套上鞋坐在树荫下剩凉。而父亲嘴里虽说收工,但手还没有停下来,就在我洗脚上岸这档子时间,又新拔了两个“秧脖子”。

  回家吃过午饭,夏日的太阳毒辣辣的照射着,父亲吃过饭后,在家门口的林树下,放一张躺椅,美美地睡着了。我坐在树荫下,思绪万千,为父亲的一辈子辛劳,也为农民生活的艰苦。

  突然就想起唐代颜仁郁写的一首古诗:“半夜呼儿趁晓耕,羸牛无力渐艰行。时人不识农家苦,将谓田中谷自生。”是啊,不经农田劳作,真的很难感受到“粒粒皆辛苦”的含意。

  下午三点钟后,歇工的农民陆续下田劳动了,我也随着父亲来到田头。这时,虽然太阳已经偏西,但余威犹在,赤脚走在滚烫的路面上,脚底板就钻心的痛。

  这时,田里的水经过夏日的曝晒,水温开始烫脚,没下过田的人,一时真的很难适应。我看父亲下田时丝毫没有犹豫,迈开脚步,蹭,蹭,蹭,就到了田中央,将早上拔好的秧苗拎到待种的田块,一只一只扔好位置,就摆开架式开种。而我试探着用脚尖一伸进水中,就烫得往回缩,不由得直咧嘴。正当应验了农村一句古话:双夏种田,上面晒死,下面烫死。

  种田既是力气活,更是技术活。会种田的农人,双脚插在水田中,二字排开后,一般不太会移动方位,而是顺着田边走势,弯腰姿态也不会改动,总是把持着一种姿态。而不会种田的人,则双脚在水田中乱踏,好比“水牛踏浆泥,双脚没停达”。父亲在前,我紧跟在后,一排插秧六株,然后按六株往后顺延。

  种了一会儿,我就觉得苦不堪言。刚一直起腰想歇一下,发现种完一畦秧的父亲又在我前面开种第二畦了。

  我生怕被父亲赶上吃“包子”。因为,在农村有一种说法,后面种田的人超过前面种田的人,就被包围在中间,农村里称之为“吃包子”。而“吃包子”的人,在农村是抬不起头的,是种田水平差,能力差,技术差的表现呢。而父亲怕我疏于农事,毛手毛脚干不好农活,还在后面不停地唠叨:“腰杆儿弯正,禾苗插直,手臂不要靠在膝盖上,双脚不要乱踏……”

  五

  种了一会儿,我累得喘气都不均匀了,好不容易到了田边,总算种完了一畦田,也不管田埂上满是泥巴,一屁股坐下去喘着粗气。抬头一看,父亲第二畦田又种完了,我不好意思多歇,硬撑着又下田插秧……

  太阳虽然偏西了,但余威还在,毒辣辣的阳光依然这样刺眼。照在人背上,钻人的痛。汗水早已浸湿了衣裤,粘在身上好不难受。忽然,我觉得“汗”竟然从鼻孔里出来了,滴在田里染红了水。我大吃一惊:“天哪,我竟然热出鼻血来了!”父亲见状赶紧叫我到树荫下歇着:“唉,现在的年轻人哪,身子骨都懒了,一点也不经事了。天热,吃不消,你就先回去歇着吧,剩下的田,我估摸着一个人也能种完,我迟点收工就是了。”

  望着父亲苍老的身影又置身于青翠的稻苗之间,我坐在树荫底下不知所措。此时,夕阳的余辉照耀着父亲的身姿,古铜色的脸在阳光下更显得黑紫发亮了。我不敢多歇,赶紧又下田插进秧来。

  一天的农民当下来,让我品味了什么叫艰辛。

  后来,随着土地流转机制的推行,加上父母年纪增大,再也吃不消繁重的体力劳动,家里的土地便转包给了他人,土地上耕种的体验就越来越少了。但“双抢”大忙季节留给我们的艰辛,永远不能忘怀。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