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金兰飞雪

2019-09-09 09:28:09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陆 原

  陆原

  雪,不是从空而非空变幻莫测的天空而来。

  深藏在浙江青山绿水腹地的婺城乡野,七月已露头的穹昊,还下着诗意的梅雨。这雨,一忽儿如激情澎湃活力四射的男儿,仿佛要把丰盈的青春尽情挥洒在这一方秀山丽水之上;一忽儿又是细丝飘洒悠悠扬扬,似乎是九天仙女浣发的余湿裹着瑶池碧水的芳香,情意绵绵飘落在“中国茶花之乡”“中国桂花之乡”的七彩人间。

  在多情而厚重的江南梅雨季节,期望雪花飞舞,那是近乎痴人的梦幻。只有在万籁俱寂的某个深冬,白雪会如一位清秀丽质的女子,羞羞答答悄无声息来到你家门前。当你打开门窗,不期而遇美丽的白雪女子,你不得不为之惊讶、为之欣喜、为之欲拥抱入怀。

  人们喜爱那雪纷纷扬扬的浪漫,喜爱那雪纤尘不染的洁白无瑕,喜爱那雪从水升华为雪,而又从雪回归到水的不变的情怀。

  可是,来自大自然馈赠的雪,仿佛把江南这一方大地给遗忘了,隔三五年才光临一次。于是,那洁白柔媚的雪,稀罕得使人们常常在梦境里思念。

  是否思念之深出现的幻境?在这杨梅红艳的七月,我竟看到了喷涌的飞雪,这雪,不是来自长天,而是从深深的水底下飞出。

  这能飞出白雪的碧水,源自钱塘江上游婺江支流的山陬,那一条一百多里长蜿蜒曲折的白沙溪,在悠久的岁月里承载着两千多年前筑造三十六堰的治水传说。筑堰用于灌溉水利的传说,包裹着淳朴百姓那一份浓浓感恩之心。

  “白沙三十有六堰,春水平分夜涨流。每岁田禾无旱日,此乡农事有余秋。”从金华白沙走出去的南宋宰相王淮,倾情书写的这些诗句,表达了百姓对筑堰惠民之举的衷心赞美。

  古人在白沙溪上筑堰,今人在白沙溪上建造水库。当我站在四十多米高、七百多米长的金兰水库大坝上,望着九千多立方米的溪水被拦蓄在大坝之内,高峡出平湖的景观,给人以气势磅礡的震撼。

  细雨蒙蒙,青山葱茏,湖水碧绿,鸟声幽远。我想,若是南宋宰相王淮站在宏伟的金兰水库大坝上,在此情此景面前,又不知他怎样勾勒新的赞美诗句?

  昔日,筑堰引水的用途,仅在于灌溉;而今,筑坝蓄水,不但保障千顷良田的旱涝保收,而且还用于白沙流域和金华市区七十多万人口的生活用水、工业生产用水,还利用余水发电,把水库拦洪蓄水和调节水流的功能发挥至极致。

  亘古流淌的白沙溪,数千年来异曲同工的治水壮举,折射出的是金华世代百姓矢志不渝的治水精神,折射出的是时代的变迁、科技的进步、集众的力量。

  想东汉时的退隐名将卢文台,以一己之力及个人的威望,组织百姓治理白沙溪,造福沿溪百姓,到二千多年后的新中国成立初期,金华以政府的力量,建造了浙江省第一座小型水电站,即金华湖海塘水电站,这不但可以向金华供电,还解决了三万亩农田的灌溉用水。在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成立之初,金华人率先着眼于以蓄水之利惠泽民生的举措,不能不使人想到几千年传承的治水精神在金华发展的血脉里不息地流淌。

  在金华湖海塘水电站建成七年后的一九五八年春,白沙溪上又响起水库大坝建设的打夯号子。在那个工业化还没有崛起的年代,来自金华地区十八县的民工,硬是用肩挑,用独轮车推的原始生产方式,像燕子筑窝一般,用了两年的时间堆垒成一座如山的水库大坝,建成了金华地区第一座大中型水库,惠及三县二十一个乡镇二十多万亩农田的灌溉。水库建成后,得到了百姓高度赞誉:共产党好,社会主义社会力量大!

  无穷的治水力量,汇聚成宏大的水库蓄水优势。我看着深不见底的绿莹莹的水库之水,不禁想起孔子有关水的五德之说,因水常流不息,能普及一切生物,好像有德;流必向下,不逆成形,或方或长,必循理,好像有义;浩大无尽,好像有道;流几百丈山间而不惧,好像有勇;安放没有高低不平,好像守法……

  孔圣人从审美的角度赞美其水,固然精辟,然而从“浩大无尽”水的勇往直前的破坏力来审视,洪水是人类的大灾难之一。那暴雨洪灾、溃坝洪灾、海啸灾害、风暴潮灾害、冰凌融雪洪灾、泥石流灾害等等,是人类无法抗拒的天灾。

  大禹治水不能不说是中华文明史上一道明亮的曙光,他照亮了中华民族治水变害为利的进程,这不灭的光照也给予像金华这一方山水百姓治水的智慧和勇气。

  水库,水枯即蓄,水盈即泄,这是大禹治水之道的传承和发展。江南梅雨季节,所有山塘水库无不是塘满库盈,现属于金华婺城区的金兰水库也不例外,不断上涨的库水,促使水库开闸泄洪。

  然而,我看到位于水库大坝左端的五所泄洪闸,不是大开大启,而只是上拉一条小小的缝隙,水便从五条水闸底部的缝隙中喷涌而出。

  白云似雪盖青天,梨花似雪缀枝头,而金兰水库飞瀑似雪,真乃是一大奇观!

  从水闸下奋飞而出的水,在高压作用下,已不是水库里碧绿的水,而是洁白如雪。这雪,不是一朵两朵,而是千朵万朵簇拥着在泄洪道上飞舞而下;这雪,虽然不能说如李白笔下的“燕山雪花大如席”,但它如棉絮般的缠绕飞涌,让人感觉那已不是雪花,而是一朵朵罕见的雪絮降临人间,不禁使人瑞气升腾,心花盛开,愉悦满怀;这雪,不急不徐,保持了雪们应有的优雅和浪漫,让人既感受到丝管弦音里茶香茗韵那份高贵的从容与雅致,也让人感受到天地日月下对酒当歌那份不俗的豪迈与洒脱。我想,人生之旅,如雪飘洒,徐急有度,那便是得天道之精妙,让人生受益匪浅。

  这些冲进水潭的飞雪,立时抱团形成雪浪,皛溔可观。这些翻滚的雪浪不断往泄洪道上攀爬,虽然这呐喊着的雪浪总是在攀爬中跌落,又在跌落中攀爬,尤如西西弗斯推石般做着无望的努力。然而,它们不放弃追求的顽强,它们享受努力奋进过程的欢乐和幸福,着实令人感动,使人为之深思。人生不就是一个过程么?百姓们有言:“金银财宝,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在人生的过程中,人亡财散,只有利他的名声能成永恒,比如散财筑堰的卢文台,二千多年来,一代代百姓没有忘记他,尊称他为“白沙老爷”,为他建庙祭祀,千秋颂扬。

  此时,我闻到了一丝淡淡的幽香,这是来自飞雪中的甘甜水香?这是来自山野的绿叶清香?这是来自空谷幽兰的淡雅之香?虽然,我无法分辨这是源自于哪一种香气,但享受着这一种清心润肺的幽香,便有神清气爽飘飘欲仙的舒畅。

  这必是兰花的清香。“幽兰香风远,蕙草流芳根”,那集蓄千山万岭之水的金兰水库,一定融进了无数的兰香芳根,那水库名曰“金兰”,不是给人一种如此的联想么?

  虽然,我得知这一水库取名“金兰”,是缘于取其金华县和兰溪县的头一个字,故名为“金兰水库”,但从旅游审美角度来看,难道“金兰”就没有给人以诗情画意的诠释?当初无意中所取的“金兰”之名,留给后人的是浓浓的审美情趣。正如这水库,除了灌溉、发电和供给饮用水的实用价值之外,还有浓重的治水精神价值和旅游审美价值。

  我想,若是给金兰水库的景点取一个名称,那应该是“金兰飞雪”。天下奇景心生成,金兰之水喷飞雪。兰如君子,君子乐水,君子亦喜雪,雪之高洁,天真无邪。

  “气如兰兮长不改,心若兰兮终不移。”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为官者若能坚守初心,如白居易离任杭州时能聊以自慰“唯留一湖水,与汝救凶年”,为民者能以善为本,声名如雪无污,润草木以蓁蓁,此等便不辱人间美好。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