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心中一朵莲

2021-05-20 09:08:56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宋绣红

  宋绣红

  她,是第一个来到我们这所农村完小的拥有大学文凭的老师。

  小时候,村上有一所设有四个年级的完小。说是四个年级,学生人数却从未超过百人。在我上学之前,全校的教学由两位邻村的上了年纪的代课老师承担。有一天,学校突然来了一位年轻漂亮的老师。

  她身着白色连衣裙,脚上穿一双黑色平绒鞋,个子高挑,骨骼清丽,眼睛清澈,笑容明朗,是典型的江南女子。在此之前,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女子。很幸运,她成了我的启蒙老师,教我们语文。

  她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在当时,老师在下课时间也用普通话和我们交流,是一件挺新鲜的事。更惊奇的是,她还用钢笔蘸着红色墨水给我们批改作业。作业本上常有一两行批语,如今虽记不起内容,但依稀记得行笔流畅、字迹娟秀,这令我着迷。在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家里人检查完我的作业,都会说,嗯,字不错,像胡老师。七八岁的蓬头稚子,对美,自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敏感。喜欢一个人,便不自觉地去靠近、去模仿。

  她的课,讲得诗意流淌,妙趣横生。一个个汉字,在她嘴里,都成了妙不可言的音符,仿佛她吐出的每个字里,都带有花香。我们入迷地听她朗读课文,争相回答她的提问。她常奖给我们一些新奇的奖品,有时是一个小陶艺,有时是用彩色塑料管折的小星星。奖品层出不穷,总能给我们带来惊喜。那时候,我觉得她就是当时热播动画片里的神奇人物乃尼,往袖口一掏,总有取之不竭的礼物。

  春天的时候,她领我们去田里摘云英子做眼镜,带我们去田头看桃花。秋天了,她领我们上山采树叶,带回家煮熟了,用刷子刷得只剩下叶脉,然后将山上的野果子搅烂成果浆,在叶脉上涂颜色,晾干了作书签。她常带我们走出课堂,去做很多有趣的事。在我们心里,充满好奇与期待。

  她带给我们的冲击,不仅与此。我们平时做的卷子,都是她油印的。我们常见她在蜡纸上用铁笔刻画出文字图画,然后把蜡纸附在普通纸面上,在上面涂施油墨。因此,很多时候,我们的卷子都是新鲜出炉的,考试时,卷子上透着一股淡淡的墨香,有时橡皮一擦,卷子上的字便会留下一条长长的尾巴。

  班上有两位同学,上学不易。每天摸黑起床,要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下雪天路滑,等他们来到学校,常是全身湿透了,也不知在途中摔了多少次,滚了多少回。为此,胡老师特意在教室里准备了一个大火盆,两套棉衣。等他们来了,就让他们把衣服换下来,然后给他们烘衣服。

  她也常常带自己做的点心给全班同学吃。让我们这群山里娃,在贫瘠的生活中体味到浓浓的温暖气息。

  胡老师,全名胡根花,她的家就在村头,离学校并不远,一栋二层楼的小洋房,是村上最时髦的一栋房子。我们都知道,她家富裕。

  到了二年级开学那天,她没来上课。据说,她家的生意做到很远,他们家要举家搬迁。听闻了这个消息,孩子们都很着急。全班十四个同学全跑到胡老师家,站在她房间的窗口,哭着求她回去给我们上课。我们对她的喜爱简单而直接,小小年纪,只是希望倾我所能,去挽留她。胡老师并没有开门,只听她在房间里抽泣。此后,她再也没有回来,那栋二层楼的小洋楼也一直空着。

  尽管之后的二十三年,再也没有遇到过胡老师,年少时的许多情景却依然清晰,回忆起来,思绪翻腾,感激与温暖并在。虽然胡老师只教了我们一年,但还是要感念那短暂绵薄的缘分,感谢生命中有幸遇到这样一位美好的女子。我想,她的美,不在于教会了我们多少新知,而是在我们幼小的心田,埋下了希望的种子。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