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学党史 悟思想 办实事 开新局

闽浙边地委金华支部的建立和活动

2021-06-04 09:03:00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金华城工委及办事处部分同志合影)

  (金华城工办事处职员证)

  1947年2月,为了开辟和领导东南各省国统区的工作,中共闽浙赣区党委成立了城市工作部(城工部),确定了以学校为重点和为农村服务、为游击战争服务的城市工作方针。

  城工部金华支部的建立

  1947年4月,闽浙赣省委城工部派林山(鲍良钰)以当中学教师为掩护,到金华开展党的地下工作。9月,中共闽浙边地委又派夏明(黄一虹)到金华,以金华县简易师范教师身份作掩护,具体负责金华县党组织的工作。1948年3月,夏明奉命去缙云开展工作,兼顾金华,并确定党员施伯勋(田桑)为金华的联系人。1948年秋,党组织又派卓青来金华,以英士大学学生身份作掩护,领导金华党的工作。这段时间里,党的工作有了发展。1949年1月,夏明又回到金华,与卓青共同负责金华党的工作。

  1948年4月,福建发生了城工部事件,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当时闽浙赣省委领导误认为城工部已成为被国民党特务所控制的组织,于是宣布解散城工部,切断与城工部组织的一切关系。领导闽浙地区城工部的高展当时尚不知情,仍去福州、南平等地联系,始终接不上头,就这样同上级失去了联系。1948年秋冬间,卓青因以英士大学学生的身份在英大开展活动,与英大地下党员密切往来,进而取得了与金萧工委、金萧支队的联系。1949年2月,高展、卓青到金萧支队部向支队长、金萧工委副书记蒋明达说明情况,并要求在其与上级组织失去联系的情况下,由金萧工委统一领导他们的工作。蒋明达当即同意建立工作关系。同月,在金华成立了城工部闽浙边城市工作委员会(简称闽浙边城工委),真树华为书记,高展为副书记。

  在金萧工委“大刀阔斧,放手发展,雷厉风行,加速工作”的号召下,金华城工部组织迅速发展,短短的三个月时间,党员就增加到20多名。1949年3月正式成立中共闽浙边城工委金华支部,书记为夏明,下设3个小组。由于斗争需要,4月又分设为金华简师、丽泽中学、金华中学、鞋塘、澧浦5个小组,分别由夏明、海燕、朱广、陈荒、王宗元任各小组组长;夏明仍为书记,海燕任副书记,卓青、朱广、田桑分别任组织、宣传、经济委员。至此,金华城内已有70多名中共党员和一支较强的干部队伍,各项工作出现了新的面貌。当时,统战工作卓有成效。地下党首先争取了参加过国共合作的国民党金华县副参议长何茂钟、廖警新等上层人士,团结了学界、商界的一些进步人士,为迎接金华解放作出努力。

  1949年5月7日,金华解放,城工部金华支部的党员开始公开活动。当时金华支部有党员28名,他们是卓青、夏明、林山、海燕(邵惠群)、朱广(陈耀光)、田桑(施伯勋)、严正(徐庆元)、白浪(曹荣生)、胡希(胡景熹)、严明(庄尚瑞)、李静(李清华)、戴极(戴成鳌)、张知(洪其均)、周中(吴道华)、王春(赵惇荣)、庄子明(庄明启)、施霖、严承镒、王宗元、王敢(王宗超)、陈荒(仇德光)、姜绍智(僵一)、庄朗(庄明朗)、杜斯春(庄载茶)、陈萌(陈春生)、余复(金天齐)、陆扬(杨永真)、萧杨(陈崇贤)。除卓青、夏明、林山是上级党派来的以外,其他人都是在金华发展的党员。

  在金华入党,后来被输送到各地方武装部队的还有:送去闽北打游击的周士鍾;被介绍去金萧支队工作的陈平(方观昌)、何平(吴治民)、楼金(陈炳根)、周文(黄根生);被送到缙磐独立支队工作的王贤明、赵德云。在金华入党后仍回兰溪工作的有俞仁(徐瑞祺)。这样,城工部在金华共发展党员33名。

  1949年6月,卓青、夏明、王宗元、萧杨、陆扬、张知、王春、周中奉调去三地委(衢州地委)工作,施霖参加了二野,留在金华的党员尚有19人。党支部进行了改组,海燕任书记,朱广任副书记,林山为委员。

  城工部金华支部的主要革命活动

  宣传群众,发展党员。林山、夏明刚来金华时,人地生疏,就一边找老乡、同学联系,一边在工作岗位上接近群众,发现积极分子。通过广泛交友谈心,传阅进步书籍,议论国内外大事,逐步团结了一批倾向革命的知识分子。接着逐步发展其中的骨干入党。1947年冬,林山首先发展作新中学学生周士鍾入党。1948年2月,夏明发展施伯勋入党。1948年下半年,城工部组织在金华有了较快的发展,逐步在金华县简易师范、丽泽中学、金华中学等学校打开了局面。在金华中学(现金华一中),夏明有一位音专同学方观昌(陈平)任音乐教师,夏明就团结教育他,介绍他入党;再通过他联系了吴治民(何平)、陈炳根(楼金)、倪爱英(白玲)、陈耀光(朱广)等一批倾向革命的学生,组织了地下党领导的秘密读书会。通过读书会的活动,还掌握了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这样,党组织在金华中学就可以利用学生自治会这个合法组织进行活动。1948年下学期开始,金中学生自治会组织学生们唱进步歌曲,读进步书籍,演进步戏剧,还办了《金中半月刊》,开辟了民主墙。于是,校园里响起了“你是灯塔”、“山那边呀好地方”的歌声,课堂上谈论唯物主义哲学和人生观等问题。学生中还传阅《八月的乡村》、《李有才板话》、《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母亲》、《大众哲学》、《科学历史观教程》等书籍,并排演了讽刺国民党反动派的《升官图》等戏剧。在读书会的推动下,大批青年学生迅速觉醒,学生自治会还组织了声援外地学运的活动,如抗议国民党反动派制造南京惨案等。在此基础上,地下党吸收了读书会的一批骨干入党。从1948年秋到1949年4月,约半年左右就发展了9名党员和42名读书会成员。金华县简易师范是夏明任教处,发展党员较早,也较积极慎重。在这里入党的施伯勋、曹荣生等人团结了一大批知识分子,还从中发展了一批党员。金华简师成了城工部在金华最早的联络点。丽泽中学只有初中班,学生年纪较轻,所以党的发展工作主要在教师中进行。经过夏明、施伯勋、林山等人的一段时间的工作,发展了3名党员,团结了一批非党积极分子。该校校董兼教导主任、总务主任都是党员,校长又长住上海,所以学校的领导权实际掌握在我党手中。其他学校如金华农校也组织过读书会,发展了党员。1949年4月,城工部组织向农村发展,分别在鞋塘和澧浦成立了两个党小组。金华支部还发展了当时在兰溪的俞仁(徐瑞祺)入党。

  争取上层开明人士同情、支持我党事业。金华的知识分子较多,对社会的影响力较大。其中绝大多数人对国民党已失去信心,少数人思想进步,但对我党不够了解。党支部决定首先做上层开明人士的工作,争取他们的同情和支持。如金华县简师校长宋文翰为人正直,思想进步,地下党同志就通过各种方式,向他介绍革命形势和我党政策,使他支持我党的斗争。在他的掩护下,该校成为我党一个比较安全的落脚点。又如金华有名望的老知识分子邵养初,他对我党有好感,地下党同志便多次去拜访、求教,和他谈心,使他支持我们的工作。

  孤立打击顽固派。例如,鞋塘村有个恶霸庄华卿,是鞋塘一带的土皇帝。地下党鞋塘小组收集了他的劣迹,编写了《恶霸地主庄华卿十大罪状》的油印传单,广为张贴,不但打击了他的反动气焰,且对其他地主恶霸也是个警告。又如,反动军官牛国辉被国民党省政府派到金华中学担任军训教官后,配合学校里的几名反动师生组成了一股恶势力,妄图夺取学生自治会的领导权,以加强对学校的控制。地下党领导的读书会就团结广大同学,揭穿他们的阴谋,还把他们在学生自治会选举中的舞弊行为公诸于众,这样,教育了广大师生,争取了一批被蒙蔽的同学,使牛国辉一伙控制学校的阴谋落了空。

  迎接解放

  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城工部加紧进行了一系列迎接解放的工作。金华支部布置党员抓紧了解敌情、社情,党员曹荣生通过国民党金华县民政科长搞到一份《金华各机关、学校、社团概况表》,其中有在金华的军事、行政、司法等机关和学校、医院等单位的主管人姓名、住址等,对解放后查清金华各单位政治情况起了作用。俞仁在兰溪通过新闻界人士,也搞到了县检察院和警察局官佐人员编制与武器弹药情况资料,并搞清了国民党兰溪县党部存放档案的地点。徐钦元通过其妹徐莲娟,获悉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浙江站站长章微寒在撤退前把一批枪支弹药运来金华隐藏的情报,他立即向党组织报告。金华解放后,我公安部门据此情报,将敌特分两处隐藏的武器全部查获,计有2支冲锋枪、1支左轮手枪、36支驳壳枪和一箱子弹。

  为了防止国民党逃跑前搞大破坏,金华支部各小组积极开展护校工作。金华中学党小组了解到学校当局企图策划应变,便将计就计,通过学生自治会主动选举建立“应变会”,将许多读书会会员推选到重要岗位上。然后通过已被我党控制的“应变会”,开展各种护校活动,例如:动员同学们安心留校,坚持上课;筹集粮食,以防万一;成立纠察队,把学校军训用的20多支枪掌握在读书会会员手里,从而有效地保护了师生的安全和学校的财产。金华农校学生在临解放时都回了家,农校读书会便动员一部分同学留下护校,保护了学校。金华县师范学校的地下党同志则团结教师,抵制了有人提出的迁校计划,保持了学校的稳定。

  金华支部利用解放战争胜利发展,国民党土崩瓦解的大好形势,通过各种关系,对国民党军政人员进行策反工作,取得一些成果。如党员曹荣生通过关系,动员国民党金华县民政科长庄兆甲投诚,向我提供了国民党县政府职员名单,以及他收藏的19支步枪。国民党金华县政府主任秘书钟××,经地下党派人向他宣传形势和我党“约法八章”等政策,也向我投诚,为我们保存好县政府的全部档案文件,还提供了县长杨振准备去山区“打游击”的反革命计划。地下党员施伯勋通过关系,对金华县自卫队长钱勇岳进行了策反,金华解放时,钱带领一部分人枪向我投诚。此外,还有国民党汤溪县县长徐国桢,经地下党员李清华做工作,主动送给我游击队两支手枪。国民党保密局浙江站金华组副组长胡之藩,经我党员胡景熹和曹荣生做工作,解放后即到我公安部门登记自首,交出短枪两支。国民党金华县党部书记长刘文铭,解放时曾逃往乡下,企图顽抗,地下党通过其弟刘文通做他的工作,他也到军管会投案,并交出驳壳枪一支。

  1949年4月21日,百万雄师渡长江,金华解放指日可待。5月初,城工部金华支部领导人卓青、夏明与金萧支队派来金华活动的党员朱育茂、朱因、楼金、周文、叶新等共同研究后,决定成立“城工办事处”(即“城工委”),作为金华解放时临时负责各项工作的机构。5月7日,金华解放,“城工办事处”(全称为“浙东行署第三专员公署金华办事处”)公开成立,为稳定金华局势,支援解放军继续南下作战,做了很多工作。金华支部的卓青、夏明、邵惠群、朱广、萧扬、曹荣生等人分别参加了“城工办事处”各个部门的工作。党的外围组织读书会也积极团结广大学生,出墙报,搞街头宣传,组织欢庆解放的游行活动。5月10日,金华市军管会正式成立,“城工办事处”即宣告结束,其人员分别转到军管会各部门后又陆续调到地委、专署工作。不久,一部分城工部党员随卓青、夏明经三地委转赴福建,其余多数则陆续参加了本地党政机关或学校、农村等基层单位工作。如邵惠群被委任为专署文教科副科长,李清华、曹荣生分别被委任为八婺女中主委和金华农校主委。

  (中共金华市婺城区委党史研究室供稿)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