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故乡,是她心中的一本书

2018-07-09 08:55:55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记者 郦莎

  前不久,香港知名女作家谢越芳来到内地某高校授课,并与先生一起来金华探亲。这位出生于杭州的女士,8岁随父母来到金华,在这里成长、生活。26岁时,她随丈夫移居香港,开始创作小说,后来成为香港作家联会成员,著有《欲·憨·色——高头巷的故事》、《红颜》、《粉红奇缘》等书,均大受欢迎。虽然荣誉加身,但谢越芳始终对金华念念难忘,常常在作品中提及一二。今天,就让我们翻开她的故事,阅读她的人生。

  浙江在线记者郦莎

  童年时期,她就嗜书如命

  上世纪五十年代后期,谢越芳出生于杭州一个“文武之家”。她的父亲是一名军人,她的母亲是绍兴人,其有着绍兴文人、师爷的全部优点,思路敏捷,伶牙俐齿,讲故事如舌灿莲花,栩栩如生。

  “母亲是故事的‘生产商’,小屁孩们就是故事的‘批发商’。听了母亲的故事后,我牢牢记住,想忘也忘不了。”许是受了母亲的影响,谢越芳从小就爱读书、爱说话,肚子里也装满了故事,在学校里她常常是孩子们的焦点。

  那个年代,想读书,可读的书却不多,幸好父亲交游广阔,托了不少叔叔们的福,谢越芳看了许许多多的书,有像《红楼梦》、《三国演义》这样的名著,也有像小说《苦菜花》、传记《我的前半身(溥仪)》这类的书。对待女儿看书这件事,父母都没有过多阻拦,母亲的唯一要求是:你把家务干完了,就可以看。谢越芳也乐得自在,“我太喜欢看书了,书里面有一个海洋,我在里面游泳很自由,包括思想、见识,在现实生活中这些是没有的。”

  这些经历,也在无形中成就了她现在写的小说。

  谢越芳的父亲从抗日战争到抗美援朝,经历了无数大大小小的枪林弹雨。后来,父亲过早地去世。当年,谢越芳还不到十九岁,母亲身兼父职,撑起了这个家。

  “父亲走后,我们家的经济条件就不太好了。”这场变故,可以说改变了谢越芳的一生。谢越芳从小读书成绩优异,凭她的成绩,上名牌大学都没有问题,可迫于经济的压力,高中毕业后,她就弃学进入经贸系统工作。“老师后来还找了我很多次,问我为什么不上大学,我说没钱。”

  人生的关键时刻突然“掉了链子”,谢越芳却说没有遗憾,“因为我相信,在平凡的生活当中依然可以创造出不平凡,我不是大学生,也不是名校学生,我的作品依然可以排在作家网上。”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也许,这句话是对谢越芳最好的注解。

  谢越芳的母亲很有艺术细胞,尤其爱看戏曲,也喜欢哼上几句。谢越芳从小就被母亲带进戏院看戏,长期的耳濡目染,她十几岁就是一位“小戏迷”、“小票友”了,大段大段的唱词,张口就来。工作后,谢越芳的单位有工会活动,常有越剧团的退休演员过来教戏,谢越芳也积极参与,不时跟着前辈哼上一两段。

  对于金华的婺剧,谢越芳的喜爱之情同样溢于言表,“婺剧舞台就像一颗宝珠,色彩、服装、音乐旋律都很美,唱段也特别朗朗上口。”

  工作之余,谢越芳结合个人爱好,开始写一些剧评,“就登在金华剧院门口的专栏上,我记得很清楚,稿费一块两毛七,我还给《婺江文艺》写过诗。”不过由于上班没时间,虽然小说看了很多,但谢越芳一直没有尝试写。

  移居香港,她着手开始写小说

  真正开始写小说,应该是谢越芳婚后移居香港。谢越芳的丈夫是香港人,做酒店管理的他时常需要到内地考察,通过谢越芳姐姐的关系,俩人相识、相知,这位彬彬有礼、极具绅士风度的男士给谢越芳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很快俩人便谈起了时髦的“异地恋”。

  “那时候通讯不发达,我们联系只能靠写信,一来一回,往往要半个月。”说到异地恋的“保鲜秘籍”,谢越芳只说了两个字——信任。“别多想,别猜忌,只要信任对方,一切自然水到渠成。”1983年,俩人顺利步入婚姻的殿堂。婚后两年,谢越芳决定随丈夫移居香港。

  为爱奔走千里,踏上陌生的土地,谢越芳的内心多少有点忐忑。“语言是我需要克服的第一个障碍。”在香港,多以粤语和英语作为流通语言,刚开始,谢越芳上街买东西只能靠写字加比划与人交流,“幸好我从小看书,会写繁体字,香港人看得懂。”第二个问题就是没有朋友,为了排遣寂寞,她开始去图书馆打发时间。

  这一看,可不得了。香港图书馆藏书之丰富,令谢越芳也忍不住咋舌。在这里,她仿佛一尾缺水的鱼儿找到了广阔无边的大海,终于能自由自在地畅游了。“我天天泡在图书馆里看书,一看就是一整天,哪怕到现在,图书馆依旧是我最爱去的地方。”

  聪明如她,在香港生活了半年后,谢越芳逐渐克服语言障碍,适应了这里的新生活。半年后,凭着以前的工作经历,她在香港顺利考取了会计证,工作之余,开始往报社投稿。最初,谢越芳写的多以幽默短篇小说为主,描述爱情、婚姻,题材均来自身边的人和事。后来,她又执笔写起了中长篇小说。

  《欲·憨·色——高头巷的故事》就是她在这一时期创作而成的,书中透过三个不同形式的男女爱情故事,不但反映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人情世态和社会风貌,也给读者诙谐风趣、啼笑捧腹的阅读享受。随后,她又创作出版了《红颜》、《粉红奇缘》等书,均大受欢迎。

  但提起自己的作品,谢越芳最喜欢的还是《欲·憨·色——高头巷的故事》,正如她书中所说:“我写《欲·憨·色——高头巷的故事》一书,是对我童年至少年时期的回忆。我们这代人,在那疯狂年代成长。在命运的旅途中,见证了一个时代的变迁……人们说,时间是最好的冲淡剂,可事实并非如此。随着岁月的流逝,往事在记忆中不断放大、清晰。光阴好似显影粉,一切旧的事物,俱被‘牵挂’唤醒。”

  谢越芳说,人在他乡,对故乡的思念之情总是忍不住从心底里溢出来,从笔尖里流出来,流淌在笔下的故事中。

  难忘故乡,她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开始创作小说后,谢越芳渐渐有了名气,还拥有了一批忠实书迷,她本人也成为香港作家联会成员,为了更加安心创作,她“任性”地辞了职,专心在家写作。

  这些年来,谢越芳的好作品源源不断,是因为她秉持着一个原则:艺术来源于生活。她喜欢和不同的人接触、聊天、沟通、交流,倾听他们的故事。这一点,从她的朋友圈可见一斑,“我的微信里,既有志同道合的作家朋友,也有名人、演员、年轻人,还有很多像我这样从大陆来的朋友,他们都特别喜欢跟我聊天。”

  和交朋友一样,对故乡的爱也是谢越芳一直坚持的事儿,她积极参与在香港的金华同乡会组织的活动,并常常受邀回来到各高校演讲,向年轻一代传递写作的魅力,也曾在香港高校与学生交流文学创作。同样的,她也把金华的婺剧带回香港,让香港同胞更多地了解金华地方戏曲的传统魅力。

  “在金华,我度过了我的童年时代、学生时代、青年时代,这是我最难忘的地方,也是我最爱的地方。”谢越芳说。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