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文化教育

院中枇杷树

2018-07-12 09:00:46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祝炜奇

  祝炜奇

  我曾经无数次回望,那是我心头的念想,是我温暖的思念,是我眼眸中明媚的忧伤。青灰色的瓦,暗白色的墙,低低的屋檐,门前的枇杷树。诗人海子声嘶力竭的呐喊,喊出了无数人心头对故乡的渴望,而心念故乡地头鲜花的浪子却还醉倒在异国他乡。

  没有电影故事中的异国他乡,没有身世凄迷的背井离乡,一个普通的学子,如同千千万万离开乡村来到都市读书的学生一样。

  但是记忆的洪流没办法让我忘记那个庭院,那条小巷。南国阴雨的巷道,就和其他的巷道一样;小镇千百个庭院,就和其他的庭院一样。那棵枇杷树,那方池塘,那青瓦白墙,坐在树下摇着蒲扇的老人……时光总是把这些冲刷的熠熠闪光,令人神往。

  儿时,院子里有一棵枇杷树,树的旁边有一个极小的池塘。池塘虽小,却也五脏俱全。从池塘的上方望下去,在幽深的水中有鱼,有龟,有青蛙,有青苔,当然也少不了邻家顽皮的猫爬上爬青石台,用它那厚厚的脚掌在水中滑着水。春天,枇杷树的叶子发芽了,锯齿状的叶子嫩嫩的,一点一点儿从淡绿变成墨绿。长大的叶子,就像一叶小舟,交错在树干之间。幼年的我就在春风吹拂大地之时,满院子地追着猫儿,踩着透过叶片洒在院子里的光影。

  枇杷熟在夏天。当墨绿的叶丛中注满了黄澄澄的枇杷果实,仿佛一束束一串串的小黄灯,密密地点缀在这绿色的枝叶丛上。和煦的南风总是会裹挟着温润清甜的果香造访我们的小院。奶奶总会亲自上树,摘下成熟的枇杷,递给树下叫着跳着的我。她常说,这夏天的枇杷酸甜可口,还能润肺止咳。夏夜的晚上,一个四方的小院子,几家妇女坐在院中央有说有笑,时而谈起东家的故事,时而讲到西家的见闻。院子外没有汽笛的噪鸣,没有拥挤的人流,有的是自行车时而传来的悠长的铃声,有的是稀稀零零的行人在路边悠闲的脚步。我在星空下的小院里,一边似懂非懂的听着奶奶的乡音,一边尝着酸甜的枇杷,那时候的她总有讲不完的故事。

  院中的秋天是另外一番景象。屋后的枇杷树落下了第一片叶。有了第一片落叶,就有了接踵而至的无数落叶。于是池塘里,阶梯上,院中央都会铺满厚厚的枇杷叶。奶奶总会弯着腰一片片的拾起散落到地上的叶片,偶尔一阵风过,满地的叶便打着转儿,窸窸窣窣地随风飘向远处。年少的我并没有注意一次次弯腰拾起落下的枇杷叶的奶奶。她的眼中似乎带着些许的遗憾,些许的忧伤。仿佛失去了生命中什么重要的东西,就这样一直弯着背从傍晚拾到天黑,我在群星闪耀的深夜中睡去,又在深蓝色的夜幕和皎洁的月光下醒来,睡去又醒来。在青瓦白墙的院子中我睡得很安详。

  时间在匆匆流逝,当院子中青色的瓦,暗白色的墙变成了一纸合同一个红印,当池塘被填平,枇杷树被连根拔起的时候,奶奶开始变得不再像之前那么健谈,那么精神有力,她渐渐老了。

  植物花叶和人感觉都是敏锐的,叶落归根是死亡和新生的轮回。一边是对生命饱满的热切,另一边是沉寂的无言。

  依偎在奶奶的病床边,我心中不停呼喊海子的余音:“我要在故乡的天空下,沉默寡言或大声谈吐。沉默寡言或大声谈吐!”奶奶的眼神却愈发消失了光色。

  枇杷易摘,故乡不再。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