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关注

遇见旌孝老街感受城市年轮

2020-01-07 09:06:49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戴翔

  记者戴翔

  每个城市,都有一条属于它的古老街巷;

  每条街巷,都印刻着属于它的历史沧桑。

  旌孝街就是这样的一条老街。它南起将军路,东北至马铺岭背,即今人民东路电大附近。以前,旌孝街是金华通往义乌、杭州方向的一条主干道,交差石榴巷、东市街,将军路,后靠酒坊巷,甚是繁华。而今,这里也是金华最热闹的老街之一。

  忆往 昔

  岁月峥嵘商贾争流

  老街很老,无论站在哪个街角,看这里的人,看这里的物,都能串联起一段往事。旌孝街桥头,有家酒肆,老板姓曹,在老街开店20年,每次看到他的脸都是红扑扑的,像是刚从酒缸里爬出来一样。

  有酒的地方就有故事。在酒肆内,一老者正与老板聊着天,听闻记者是来了解老街历史的,老人深吸了一口烟,吐了个烟圈,来了兴致。

  “你知道旌孝街的来历吗?”没等记者应声,老人已经开始滔滔不绝,“以前有一女子十分孝敬母亲,一次母亲得了重病,久治不愈。一日,女子终于求到一名神医,但是神医告诉她,要治好她母亲必须要用人手做药引,女子听罢,亳不犹豫地砍下了自己的手。后来,母亲得救了,女儿却由于失血过多而失去了生命。街坊们为了纪念这位孝女把这条街命名为旌孝街,以彰孝行。

  “还有另一个版本的传说,巷口上写着。”老曹也是饶有兴致,“明朝的时候有个吴姓女子非常孝顺,为了让重病的母亲吃块猪肉,她来到城里买肉,结果被屠夫摸手调戏,她愤怒地夺过屠刀,斩断自己被摸的手臂,因失血过多死于义乌门外的石桥上,桥因之称旌孝桥,街以桥名。”

  对于老曹的说法,老人不置可否。他说旌孝街曾改名金孝街、金义街,1983年复名。不管叫什么,旌孝街以孝为名,这事变不了。

  老人叫吴务喜,71岁。他生在旌孝街,长在旌孝街,对于旌孝街的历史变迁,如数家珍。

  据明成化《金华府志》记载,金华有四大城门,迎恩门(兰溪门)、通远门(望门,帝壹城附近)、赤松门(梅花门,在上浮桥)、旌孝门(义乌门)。“迎恩、旌孝二门,重关复廓,视他城门尤为固……”。

  “易守难攻”的旌孝门是金华东大门。旌孝街穿门而过,由马铺岭背、游宅街、三清殿等几段组成。现在的旌孝街其实就是以前的游宅街,也就是古城门以外的部分,出了旌孝门,就到了乡下。旌孝街南面清风公园一带,以前是护城河溪滩,北面原造漆厂地块,则是个很大的池塘,周边是东郊农民的菜地。

  人民东路还没建设的时候,旌孝街是金华城通往义乌杭州的重要通道,因为南来北往的人很多,上世纪五十年代,街路两边逐渐建起了房子,有了酒肆饭店商铺,开始热闹起来。

  随着工业兴起,旌孝街周边相继出现了皮革厂、玻璃厂、造漆厂、农具厂,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电大、教育学院等学校的迁入,让旌孝街进入了发展的鼎盛期,一直持续到2000年左右。只不过,时代在变迁,在这里生活的人一批换一批,在这里做生意的经营者也一茬换一茬,而老街却一直保持着七八十年代的样貌。

  看今 朝

  繁华褪去热闹依旧

  这几年,随着边上的金华电大、教育学院等陆续搬迁,老街的商铺也发生了变化,饭馆少了,菜铺、水果铺多了,当然,贴着招租广告的店面也多了。

  傍晚的旌孝街,记者遇到东阳一中学教师,用相机拍着老街的景、老街的人。交流一番,得知老师姓陈,1999年从金华教育学院毕业,这次他来到故地,也为找寻自己逝去的青春。“记忆中,那时候旌孝街,一放学,就是一片繁华热闹的景象,小饭店、浴室、超市、租书店、桌球室、音像光盘店都是人,特别是夏天的夜晚更是人声鼎沸,很多小饭店都成了夜宵店。”

  想当初,看如今。陈老师觉得热闹虽不及当年,但是感觉还在,一些熟悉的老店勾起了他的青春过往。

  30年历史的阿玲发屋,老板娘钱慧玲的发型总是引领中老年的时尚。钱慧玲回忆说,上世纪90年代流行剪发、染发,如今,各种烫染都要做,对她来说每天都是新的挑战。不过,好在现在来理发的基本上都是熟客,每个人的发型甚至头型她都已经烂熟于心。

  烧饼店老板张锡容,在老街开店26年,已经和旌孝街融为了一体,连妻子都是旌孝街上认识的,现在小两口一起经营小生意,小日子过得也是其乐融融。

  徐记砂锅煎饺,这家店的煎饺非常有特点,金黄酥脆,皮薄馅鲜。用现在的说法,这是以前教育学院师生每天打卡的“网红店”。对于过往,老板不愿多谈,他觉得现在生意也不差,只不过服务的主体由学生变成了附近的居民。

  出了酒肆,吴务喜老人和几个相熟的街坊打着招呼,这些人伴着他长大,陪着他变老。记者问吴大爷从小到大,对什么事情印象最深,老人指了指东市街方向说:“我对城墙印象很深,60年代的时候,大队组织我们青壮年挖城墙,砖石要两个人抬,砌砖的材料是豆浆、石灰还有糯米,城墙中间用黄土夯实,非常牢靠,拆了真得很可惜。”

  吴大爷说,听他父辈讲,旌孝门城楼有八九米高,非常壮观。周边城墙在抗日战争中被拆毁,此后,城墙越拆越少,直到现在,旌孝门旧址,已不见一砖一石。讲完城墙,吴大爷怅然若失,他摆摆手,要去接孙子放学,临走,还说了一句:“不知道孙辈们到我这年纪,旌孝街还在不在。”

  时代在发展,社会在进步。旌孝门的冰消瓦解,是历史的选择,也是历史的遗憾。不过,值得高兴的是,近年来,政府部门已经越来越重视对历史文化遗存的保护,古子城旧貌新颜、赤松门得以复建、一些老城墙受到保护。拆与建的矛盾,总归要找到平衡点。

  夕阳西下,再看一眼老街,它阅尽喧哗日升日落。岁月可以洗尽铅华,不变的是故土难离、乡音不改;每个时代,都有属于它绽放的色彩,而老街,最让你留恋的是回忆与情怀。

  老街已老,但是,它镌刻着城市的年轮。

  “旌”,古时为用羽毛装饰的旗,泛指旗。如,《楚辞·九歌·国殇》中:“旌蔽日兮敌若云。”另有一个意思是表扬,如,曹操《表论田畴功》中有:“诚应宠赏,以旌其美。”

  “孝”,善事父母者。对父母尽心奉养并顺从。《诗经·卷阿》记载:“有孝有德,以引以翼。”今译具有孝道之美德的人,才会受到人们的尊敬。因此,“旌孝”之意就是弘扬表彰孝行。

责任编辑:郑剑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