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中心今日婺城婺城网视图库中心新闻专题婺城政务金华新闻连线浙江国内新闻国际新闻外媒婺城
您当前的位置 :     婺城新闻网 > 新闻中心 > 今日婺城 > 理论

  全国知名作家走读婺城

婺城三咏

2019-10-10 08:53:33  来源:  婺城新闻网  作者: 张宗涛

  张宗涛

  寺平村流眄

  若寺平村是位深藏闺阁七百年的秀美姑娘,纤纤的身量敌不得风霜欺凌;则九峰山就好比铁骨铮铮的护花汉子,奇崛突兀,筋骨崚嶒,其九峰禅寺曾拥有过殿宇两百多间、僧侣两千余众的辉煌,名震彼时江浙。傍其山而得其佑,寺保平安,寺平村的芳名,恰恰地透着这番两情相依的缱绻呢!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相传,葛洪炼丹于斯,得道成仙;达摩圆寂在此,悬棺绝壁。南齐徐伯珍讲学九峰,授徒千人;东晋陶渊明隐居山麓,采菊东篱。元代画魁黄公望钟情这一方山水,其精心描绘的“九峰雪霁图”,现就珍藏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以供万代观瞻。集雁荡之奇、桂林之秀、庐山之峻、华山之险于一身的九峰山,高士名流足迹遍布,佳话传奇千载流吟,能不深深地影响当地人文?

  在金华,在婺城,在九峰山阴的汤溪镇,寺平村无疑就是这种人文凝结出的灵秀图符。

  踏入寺平村,你便踏进了一块风水宝地,门前碧水澄莹,屋后青山列岫,整个村子氤氲在水汽山岚之中,宛若仙境。

  认识层面的风水文化,是华夏文明中宇宙、自然、环境、审美观的诗性反映,讲究天、地、人合而为一。寺平村以水光潋滟的一弯月塘为向心,屋宇俨然的明清古建依北斗七星的格局排列,那可是七星伴月的天象,落入了这爿水丰草茂的沃土?寺平人会言之凿凿地告诉你,当年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织女为表达她对爱情的坚贞,摘北斗七星之勺舀月起誓,可惜牛郎遭到王母娘娘的惊扰,失手将那盛着月牙的北斗七星跌落人间,于是便有了美丽如画的寺平村。

  人是最善于在庸常中发掘诗意,并将其描绘得七彩斑斓、如画如歌的,那是一颗坚韧的诗心啊!这份诗心,就招展在寺平村的屋脊、房檐、门脸、漏窗以及雕梁画栋上,如埙如篪。

  寺平村的婺式古建,飞檐翘角,街巷勾连,九曲回环,较之于一般的民居,高大巍峨,气势恢宏。其始建于明,鼎盛于清。连绵的七百多个春花秋月里,世事更叠,风云变幻,天灾人祸中,有多少名胜古迹遭到了毁坏甚至毁灭?可是寺平村却毫发损、容颜依旧,这难道不是一个奇迹?细究起来,这既蒙释风道骨儒精神的九峰山庇佑,更得益于姑篾后裔敬畏天道的人文风习、崇义尚理的人文精神!

  最抢眼球的是寺平古建上的那些砖雕,那是刻刀下流淌出的诗句,石砖上绽放开的花朵。栩栩如生的百鸟朝凤,是祥瑞的祈望;活灵活现的鲤跃龙门,是进取的心愿。二龙戏珠,如意与翔龙完美融合,寓意丰赡;吉祥花草,写实和写意巧妙搭配,鲜活生动。雀立梅花,寓意喜上眉梢;鹿驻竹下,取譬祈食俸禄……尤其“九狮戏球”的大型砖雕,集浮雕、圆雕、透雕于一身,九只狮子神态各异、姿势不一、大小不同、位置迥然,既威风凛凛,又憨态可掬;而其爪下的绣球杂于硕大的花朵之中,浑然天成,妙趣横生。整个雕刻纤毫毕现,充分显示出古代工匠高超的雕刻技艺和天然的审美素养,令人叹为观止。神话传说和戏曲人物也是寺平村砖雕艺术的一大特色,方寸之间,人物、楼台、花草、树木、山石应有尽有,层次分明而错落有致,其生动活泼的神态、表情、动作、姿势,维妙维肖,逼真传神,让人难禁欲闻其声、欲辨其心、欲察其情的向往。难怪中外建筑专家大赞寺平村的砖雕艺术为“华夏一绝”呢,它将婺派建筑独特的风格和高超的技艺,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扼腕!

  金华著名的建筑设计专家洪铁城先生自豪地介绍说,寺平村婺派建筑有异于徽派建筑的独特之处,在于它的砖雕是生坯雕刻烧制而成,不像徽派是熟坯雕刻,故而工艺、工序上要求更加精细严格。而且徽式建筑的门脸儿多采用门罩式风格,把砖雕、石雕、木雕杂揉一起,常有拼凑之感;而寺平村的婺派建筑,则运用牌楼风格架构门壁,其规模恢宏,浑然一体,以其别样的壮观,给人十分震撼的视觉效果……能不对寺平村刮目相看?

  与这些巧夺天工的砖雕媲美的,是寺平村古建群厅堂里那些千姿百态的木雕。在其顺堂、立本堂、崇德堂、崇厚堂、敦睦堂、百顺堂和五间花轩,额枋、梁架、梁托、斗拱、柁墩、雀替、撑拱、檐条、栏板、窗棂、栏杆上,随处可见古色古香的木雕,具象的人物、飞禽、走兽和抽象的云纹、水纹、回纹,构成了岁月的凝眸、时光的吟唱,是风习的瞬间凝固、人文的千载轮转。雕梁绘心愿,画栋谱诗篇,瞧那一方梁托上别具匠心的造形:龙角、凤喙、鱼尾杂揉一体,踏着如意,缭绕着祥云,左右两只抽象的大胖鱼头相向对接,其构思大胆新颖,意趣盎然,把龙凤呈祥、鱼跃龙门、吉祥如意、连年有余的寓意总括其中,令人抚掌叫绝。忽联想到“立本堂”里的一副楹联:“创业维艰祖若父备尝辛苦,守成不易子而孙慎勿骄奢。”寺平人就是这样,他们把祈愿与劝诫密切关联,让装饰符号升华成情深意长的文化图腾,以供代代敬畏,生生不息。

  请不要纳闷!寺平人一定会告诉你,他们这份荣耀的繁华,是一位名叫银娘的美丽女子荫佑的。银娘少时满头癞疮,轻生投井获救后,头上的癞疮却奇迹般好了,出落得越来越美丽,明成化年间被选秀入宫,做了明宪宗的妃子并以德获宠,寺平村因此披承皇恩,历免赋徭,由此得以繁荣。“娘娘井”和“五间花轩”便是明证!

  这倒是很耐人寻味的故事呢,是东方的丑小鸭变白天鹅,又如同今天的星光大道,给寺平村披上了一层幽远的历史轻纱,与九峰山烟岚、姑篾溪水雾,浑成一派旧光阴与新岁月的交融,触人遐思——追求幸福美好生活的愿望,永远是人类历史波浪式前进和螺旋式上升的伟大动力,自始至终,亘古不变,任谁也无法阻挡!

  古子城即兴

  这样的城池,是合该华灯初上时游览的,万佛塔辉映,婺江水浅吟,越风款款,吴语软侬,雨中的灯火将这处江南风韵的古街巷洇润得幽深旷渺,令人顿生追古幽思。

  向导介绍,浙江金华的古子城始建于唐,重修于元,明清两缮,曾有“两浙城池,唯婺为首”之赞,可知当年气象之盛。古城建制,外郭内城,内城亦称子城,故此遗存被称为古子城,其东西铺排,依南山而傍婺水,古建俨然,青石铺街,蹀躞其间,能刻骨铭心地感受到历史的沧桑和时光的骄纵。

  最妙的是那斜斜织下的雨丝,可心极了。这样的街巷,雨浥轻尘,客舍青青,游人零落,巷街静寂,那份脱俗的静穆,恰恰地呼应着古城建筑的奇巧灵秀,给古子城平添了一份神秘与厚重。谁舍得撑伞呢?这样的雨是有仙气的,可涤浮躁,能濯焦虑,细读着一砖一瓦里的沧桑,仰望着飞檐翘角上的岁月,魂归位而心返朴,这算不算喧嚣红尘中难得的惬适呢?

  文化交融的魅力正在于此,它能够革故鼎新,激发活力。八婺之地,史有姑篾,那是南迁的北人,初依附于越,后灭国于楚,终融入于汉。千年交融中,其邹鲁古风,与吴之婉约、越之慷慨、楚之浪漫、徽之悠扬,相互揉合、渗透、消长、重构,重塑成了独具一格的别样风貌。

  沿街的徽式建筑,高墙封闭,马头翘角,让直线的简洁和曲线的柔美,构成了拙与巧的奇妙搭配。白墙搭配黑瓦,中国传统的审美原色,是阴阳相依,是天地合抱,是玄幻的太极图式的日常消融。而那青砖门罩的着意装点,其镂其刻,美伦美奂,既寄托着对岁月吉祥的美好祈愿,又表达出羁身红尘永不泯灭的诗性执念。身在江海,心存魏阙,对庙堂文化的推崇膜拜,永远是中国文化里的一股劲流。最是那些石雕漏窗、木雕楹柱上的匠心,既集山川风景之灵气,更融风俗文化之精华,是立体的画,无声的诗,心愿开出的花朵,希望抽象成的符号……古子城哟,你内敛与张扬辉映,实用和艺术结合,这南国情调,水乡风韵,能不教人心醉神迷?

  抬眼即是八咏楼,张灯结彩地炫耀着它的巍峨,高悬的匾额为著名诗人艾青所题。初闻其名,当缘于对李易安词的钟情,年少时读到她的《题八咏楼》,录句“千古风流八咏楼,江山留与后人愁。水通南国三千里,气压江城十四州”时,联想到她的名句“生当为人杰,死亦做鬼雄”,曾深为其婉约词风中的这份豪迈折腰不止,感佩难抑。而今登楼凭栏,欲在风雨中寻觅易安遗韵,唯见南山连屏,双溪蜿蜒,雨中婺城掩映在辉煌的灯火中,霓虹闪烁,一派喧闹。

  八咏楼之侧,有易址复建的近现代著名画家黄宾虹故居纪念馆。这是一座简朴的两层两进两天井的四合小院,天井二楼有木栏回廊、花窗牛腿,为典型的晚清建筑。忽想起黄先生常借以自况的一则名联:“何物羡人,二月杏花八月桂;有谁催我,三更灯火五更鸡。”这种返朴归真的艺术追求,惜时如金的勤勉精神,何其感人!由境入心,不禁于物是人非之慨中,顿生千载留芳的景仰。

  今天的古子城,一城两巷,一带两环。一城即古子城,两巷是酒坊巷和八咏路;一带指金华市博物馆发展带,两环指城垣遗址历史文化散步道,和酒坊巷、石榴巷、旌孝街、鼓楼里、八咏路组成的街绕巷环。

  与古子城中诸多古建相较,位于酒坊巷的太平天国侍王府,是那般的卓尔不群。其规模确凿宏大,占地百十余亩,府分四进,依序为大殿、宅院、园林、卫戍楼,森森然胜过北京城里满清王朝的任何一家王府。踏入府门,一面巍峨的照壁迎面矗立,这样宏大的照壁,你在别的地方很难见到。其飞檐翘角,古朴凝重,上嵌数十方精美雕刻,双凤牡丹、水鸟荷花、蝙蝠祥云,不一而足;浮雕、平雕、透雕、划雕,一应俱全。尤其正中的那一方石雕团龙,直径一米有二,重达两千多斤,美轮美奂,气象非凡,大有呼之欲出、吞云吐雾的气势。照壁正对,是嵯峨的大殿,梁柱昂扬,壁画琳琅,彩绘绚丽,金碧辉煌。大殿之后的宅院里,两株千年古柏分矗左右,树干奇崛,虬枝峥嵘,直插云天。侍王府里共发掘出精美绝伦的石雕和砖雕各十一件,木雕五百二十六件,大小壁画一百一十九幅,彩绘图案四百零七幅,其穷奢极欲之情状,直教人心生感叹:初缘暴敛揭竿,一呼百应,势如破竹捣黄龙,多么壮烈;终因贪欲崩析,万人赴死,溃不成军走麦城,何其惨痛!

  细雨如烟中,“八咏老街”的石牌坊,静对着默默无语的“保宁门”,远处,东阳太守沈约的挺耸雕像,目光深邃地遥望着古子城里的天宁寺、状元坊、徐家古里、章宅、三清宫、满堂书院、永康考寓、邵飘萍故居……这些静卧在历史线谱上的乐符,在以无声的奏鸣,应和着婺江彼岸宛若天鹅振翅的中国婺剧院,将过往和当下,连成一道奇异的风景!你想亲近这些奇异的风景吗?那就去古子城中的金华市历史博物馆吧,它会带你踏着时光的足迹,走进一片神奇的景观。

  烟雨深处,仿佛有配乐诗由艾青和施光南故居传出,深情地吟诵着这八婺大地上的庚续轮回,如丝如缕,缥缈而又妙曼。

  婺州窑驰怀

  山是一地傲骨,水若一方柔肠。有山有水的地儿,除过美景,保准了会有些非同凡响的过往。婺州窑便是这山水故事里出彩的一个桥段,滋润着婺城历史的前世今生。

  设想一下,由漫长遥远的石器时代,大踏步迈入青铜时代,标志着人类经由蒙昧、野蛮而进入了文明时代。然钟鸣鼎食,唯王贵独享,普通百姓,仍只能沿用石器时代的陶制,这会引发怎样的底层积怨?瓷器的诞生,无疑为消弭这种悬殊的器用文化造成的心理对垒,产生了不可低估的作用,此无异在庙堂和草莽间,架起了一座七彩虹桥,温润了时代,装点了历史。

  不同于汝窑、官窑、定窑、哥窑、钧窑、越窑、磁州窑、耀州窑、景德镇窑,婺州窑属于民窑,情倾民间,不事王公,让劳动者的智慧结晶为劳动者享用,其民本执念与慈恤情怀,使它成为中国陶瓷艺术史上一座独特的丰碑。

  考古发现,婺州窑创烧于东汉,成熟于六朝,鼎盛于唐宋而没落于元代。茶圣陆羽《茶经》有曰:“碗,越州上,鼎州次,婺州次……”迄今为止,八婺大地已发现古窑址600余处,这在全国相当罕见,可想当年制瓷盛况何等壮观!抟土为泥,掬水以润,描金绘彩,化木为火,质坚态美的瓷器上,凝结着中国古代的五行文化,是指尖上的艺术,是哲学的诗化,是凤凰涅槃,是金、木、水、火、土开出的绚丽奇葩。

  瓷器之前,中国被誉为“丝国”。丝绸之后,中国又以瓷器征服了世界,被尊为“瓷国”,“CHINA”(瓷器)由此成为世界对中国的称谓。

  八婺大地,三面环山夹一川,盆地错落涵三江。会稽山入境,携来了大禹之风兼阳明心学;仙霞岭镇南,被誉作东南锁钥和宋诗之路;千里岗为嶂,其山地皆空,溶洞遍布,洞中胜景千奇百怪,地下长河曲折逶迤。这些起伏的群山中,皆盛产制瓷所必须的一切原料。境内三江六岸,交通四通八达,这算不算天赐的机缘?得此山水之便,精细的婺州人怎会暴殄天物,他们用一双慧眼和勤劳的双手,源源不断地烧制出大量瓷器。

  最为震撼的,当数那依山而筑、长近百米、斜卧若龙的窑炉了,当地形象地称为“龙窑”,它不单一次可装烧上万件瓷器,且能让吸力大增,火力强劲,使窑温达到一千三百多度。龙窑是江南制瓷业的一项伟大发明,最早出现在商代,充分体现了我国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

  流连于婺城雅畈镇的中国婺州窑博物馆,细览陈列,金衢盆地上流续数千载的窑火盛况,依稀眼前。采石练泥的劳动号子响彻云霄,拉坯、修坯的工坊繁忙异常;刻花的工匠巧胜绣姑,上釉的师傅细如妆娘,在他们布满老茧的手下,一件件泥坯开出的绚烂的花朵,点上了美丽的妆容。最为壮观的是出窑的一刻,那份担忧与期待,恰如怀胎十月之分娩,那种喜悦和狂欢,又像辛勤耕耘之后的大获丰收,挥汗如雨中,遍地开满了绚丽的瓷器之花。这些花朵被装上船,沿境内四通八达的河流,经钱塘江、富春江、瓯江、椒江,运往四面八方,装点了普通百姓的寻常岁月,运向东南亚、欧洲、非洲,展示了华夏文明的多彩多姿。

  然自元而后,婺州窑烟火渐熄,此当与密集开发致燃料枯竭、蜂涌上马使市场萎顿有关。婺窑故事的这一结局,犹英雄末路,多少有点悲壮,其深刻的历史教训堪可铭心——生存与发展的铁定规则是:过犹不及,滥则必殇,节流开源,方得长久。

  傲骨如山的婺州人自有一腔似水的柔肠,他们怎会忍心祖先的辉煌从此沦陷?几千年瓷器生产的历史沉淀,早赋予这一方人文以坚韧勤劳的品格、务实笃行的作风、求精求细的态度、兼收并蓄的胸怀。如今,婺州窑陶瓷烧制技艺已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出现了像陈新华这样的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婺州瓷器,又再续它美丽动人的传奇。

  掬一捧陶泥,踏动陶车,感受着这一方水土的温润细腻,挟裹于指尖的,是秦砖汉瓦的风吟,是唐诗宋词咏哦,若风动林梢、溪过浣石,其天人合一之趣,足可使人返璞归真,乐而忘忧。想象着浴火而生的七彩斑斓,禁不住豪气冲天:女娲炼石补天,那咱们,就抟土拉坯、文华饰彩,去装点寻常百姓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吧!

责任编辑:郑剑

看婺城新闻,关注婺城新闻网微信

分享到:
婺城新闻网新浪官方微博婺城新闻网官方微信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8[ 15 ]号浙江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0080浙ICP备09057527号
金华市婺城区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加盟单位